略說劉以鬯

最近在孔網淘到劉以鬯一九五九年出版的小說《私戀》,頗為一些書友艷羨。劉以鬯最為人樂道的作品該是《酒徒》,台灣遠景在一九七九年曾將之重版,引起了不少注意,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這書我當年讀過,論文學性不是很強,只是一部寫得較有特色的通俗小說而已。那時候銅鑼灣有間平價書店,乘機推出《酒徒》一九六三年的海濱原版發售,一大疊放在那裏,我都毫不動心。如果那時候順手多撿幾本,今日就發達啦。我還讀過劉以鬯的《陶瓷》,寫得比《酒徒》好,當時也有不少好評,但我仍嫌它結構鬆散,不脫報章連載本色。

我較喜歡他寫有關文史的東西,回憶他辦懷正文化社時跟各方作家的交往,如端木蕻良、姚雪垠等,饒有趣味。這些文章最初曾結集過一本專談端木蕻良的,就叫《端木蕻良論》,我珍藏多時,可惜又棄掉了。當日沒有買《酒徒》原版我不覺可惜,棄掉這本《端木蕻良論》倒是有點遺憾。劉以鬯的文學回憶以後又出過些集子,但都不齊全。

八十年代有個叫林真(李國柱)的,既愛文學也精於相術,搞了間出版社書畫屋,出過不少本地文學作品,包括劉以鬯的《看樹看林》。他後來再接再厲,出版文學期刊《文學家》,內容很不錯,邀到不少中港台的名家執筆,如端木蕻良、馮亦代、金依、海辛、施叔青、應鳳凰等。那時劉以鬯恰好也在辦《香港文學》,以為林跟他打對台,大為不悅,鼓動《新晚報》的打手圍攻林真,並且發話,說甚麼「叫那個睇相的別搞文學雜誌」。《文學家》結果辦了三期就停刊,林真也從此退出文壇,專研相術去了。《香港文學》在中國新聞社的支持下,經營至今,劉以鬯一直任主編十五年,到一九九九年才被人刷下來,改由陶然當主編。劉以鬯對此很不開心,不知當中又有何過節了。

About these ad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略說劉以鬯

  1. likugai 說:

    我想如果當時是棄掉了, 而是賣掉了, 總有一天會再重逢的, 可惜!

    • 馬吉 說:

      是啊,棄掉了就是毀掉了,實在對不起那些書。我現在努力找回來的,許多都是我從前丟失了的。

  2. 引用通告: 《端木蕻良論》也找回來了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