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夢兩頭忙

香山亞黃是香港著名漫畫家,也擅寫文章。一九八0年代,我常讀何錦玲主編的《星島日報.星辰版》,就有香山亞黃的文配畫專欄。有好些文章至今難忘,像有篇說香港的印巴婦女,出門都包得嚴嚴實實的,彷彿有無限鄉愁,寫來充滿同情心。那時候恰值大陸又爆發偷渡潮,我正在移民局供職,每天接見不少偷渡客,當中最多來自鄰近地方如寶安、深圳的。他們或爬山(梧桐山),或泅水;泅水的便在蛇口下水,好運的話游三數小時可在香港的米埔上岸,但中途常有鯊魚出沒,或遇上大風浪,就會葬身魚腹、大海,屍體順着水流,最終漂到他們嚮往的香港來。西西有個短篇〈魚之雕塑〉,就是以此為題材,說那些屍體,只剩下被鯊魚等吃剩的骨肉,成了魚之雕塑。

香山亞黃在《星辰版》的專欄,有時也自度些類似廣東小調的小詩,我就讀過一首也是詠那些泅水的偷渡客的,開頭是:「東江水,六日浮來屍八具……」,結尾是:「報夢兩頭忙,應是回鄉先慰妻兒女,然後泊返香江舊祖居,悄抹老母千行淚。」可惜全首詩我已記不全。

最近發覺亞黃先生進駐了臉書,我連忙add他為友,承蒙他照准。我跟着問他那全首詩究竟是怎樣的,我是公開問的,不久收到他的短訊:「汗顏了。舊作也多粗糙,瞞過少年讀者吧了。打油詩請看另一網頁:http://honsanawong2.blogspot.com/」。他不公開回覆,大概是不願替自己宣傳,短訊中又說自己的舊作粗糙,足見前輩的謙厚。

亞黃先生所附的網頁貼了部分他的「打油詞畫」,最後的一篇正是我記了多年的那首:「東江水,六日浮來屍八具!骨寒荒野無人知,夜夜魂聽潮水退。帶恨報夢兩頭忙──回鄉先慰妻兒女,再到香江舊祖居,悄抹老母千行淚!」亞黃先生自注說:「文革期間,內地同胞蜂湧泅水偷渡來港,類似鼻酸新聞無日無之。」此詩今天讀來,仍令人十分淒然。

About these ad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