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達書屋

那時銅鑼灣希慎道有間開在二樓的傳達書屋,是嚴以敬兩口子開的。嚴是漫畫家,專畫時事漫畫,在許多報章都有專欄;另有筆名阿虫,則是畫些閒情小品。有人問他為甚麼開起書店來,他說小時候甚愛到書店打書釘,卻常被書店老闆訓斥,他便發誓長大後要開一間可以打書釘的書店。

我記得灣仔軒尼詩道修頓球場對面,有間二樓書店叫南天書業公司甚麼的,書店面積頗大,安置了不少書桌,但書桌與書桌之間僅容一人站著,據說正是書店老闆的特別設計,以防止顧客蹲下來幹些不可告人勾當。書店入口處掛了好些「悔過書」,都是他拿獲的竊書賊留下的,每個人一進門就看得到,像個警告似的。他也親力親為,經常四處巡邏,看見有顧客,便在那人身旁站一站,雖不發一言,卻甚有壓力。我那時在《當代文藝》工作,不時送書到那裏,他該認得我的,然而他對我一樣不放過。以後除了公事我就甚少上去,它不久就結業了。

傳達書屋有一面落地臨街的大窗,窗前就放了好幾張椅,讓訪客坐下來看看書,看多久,或不買書都可以,掌櫃嚴太從來不干涉。書店專賣台版書,我好些好書都是在那兒買的,如張愛玲的《秧歌》、白先勇的《臺北人》、王文興的《家變》、鍾曉陽的《停車暫借問》等。喂喂,都是些原裝初版呀,當日買來稀鬆平常,今日已成為我的非常珍藏了。

傳達也結業多時了。後來有陣子我在那附近工作,不時路過,只見樓下那棵榕樹已長得很高很茂密。我常會在樹下徘徊,抬頭看看它的舊址,憑弔一下,才匆匆離去。

(二00七.三.十八)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書店瑣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