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購書記(之一)

這個冬天香港愈來愈冷,趁聖誕假期,我們便飛到大馬避寒去。住的地方隔鄰就是KLCC,乃吉隆坡極出名的購物商場,當中有間紀伊國屋書店,賣的主要是英文書,但也不乏中文書。第一天到埗,我就去買了兩本。翌日意猶未盡,又去買了兩本。因第一天已逛過,知道那兒大概有甚麼書,第二天去時,已打定主意要買朱天文的《花憶前身》和朱天心的《古都》。這兩本都屬於王德威主編的「當代小說家珍藏版」。此外還有鍾曉陽《遺恨傳奇》、阿城的《遍地風流》等。這些書都差不多絕版,已很難找了。

我剛拿起這兩本書,轉過頭卻發現一本《親愛的──朱自清愛情書信手跡》,是朱自清的兒子朱喬森編的。我因為行李太多,不能負荷太多書本,也因為要控制自己的物慾,昨天已買了兩本,今天便限定自己只買兩本,不能再多。

《花憶前身》有篇長序〈記胡蘭成八書〉,想來是記述胡蘭成登堂入室的故事,當有看頭,這書是要定了。剩下的就要在《古都》與《手跡》兩者擇其一。躊躇再三,我最後取大朱而棄小朱。一來我已不大耐煩像小朱那樣文縐縐的腔調,二來也較愛看作家手跡。

Image of 花憶前身 (精)

朱自清的文筆厚實而不失情緻,令人著迷。這本書果然沒有買錯。他顯然十分愛慕陳竹隱,但字裏行間仍透露了那個時代的人大男人意識。如他告訴陳竹隱在倫敦街頭給老野雞勾搭,頗為得意。陳回信說也許日後他會遇上小野雞的。他卻說這個你不用擔心,這裏黃種人受歧視,即使是小野雞,也瞧不起我這個矮小的黃種人。說來說去,只是說人家不會來惹他,卻沒有明確地說,即使來惹他,他也不理的。陳竹隱要的是這一句,他始終沒有說。

又如他腸胃不好,據他自己說是吃東西與喝酒過量之故。他試過減少吃喝,腸胃頓時好轉。他不止一次說要減吃以治胃,但都不了了之,下不了決心。他說要減吃治胃時,理由都只是希望有個好身體,能多做點事,卻從沒有想過,要有更好的體魄去照顧心愛的人。

這倒讓我想起香港作家李國威,也是好杯中物,因此弄壞了身體,老婆一再勸他,他仍是戒不掉。有一回,因酒喝多了要住院,他仍不時偷空跑到後樓梯抽煙、喝酒,不意給老婆撞見,質問他:「為甚麼,為甚麼?」讓愛他的人擔憂,他也十分難過,可惜到底是愛酒多於老婆、親人。老婆最終離開了他,他也殉酒而亡。

當然朱自清不至於此,然而那心態其實差不多。他最後因胃病逝世,去時還未到五十歲。

Image of 親愛的──朱自清愛情書信手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