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發雲《如焉》讀後

我讀的是香港出的繁體足本。繁體本厚達478頁,大陸被禁的簡體本只得272頁。我約略計算過,後者比起前者,大概被裁掉三分之一的篇幅,好些尖銳的地方已「自律」掉了。例如繁體不時明白地說六四甚麼的,簡體就隻字不提。

像這一段,在繁體是這樣的:「衛老師說,不論在沙皇的俄國,還是在斯大林的蘇聯,那一塊土地永遠都有一批為了藝術,為了真理,不顧坐牢殺頭而堅守最後一道底線的作家藝術家,那就是人的高貴與尊嚴,便是普希金這樣的沙俄貴族,也敢寫出《致卡阿達耶夫》、《紀念碑》這樣直指專制沙俄的詩篇來。像蕭斯塔科維奇,外面是希特勒的戰爭,裏面是斯大林的鎮壓,他依然寫了像《第七交響樂》這樣真誠不朽的作品。可是看看我們,全軍潰敗,集體投降,一聲令下,任何個人的聲音都不見了。我們像豬狗一樣活著,沒有悲傷,只有恐懼。沒有勇氣,只有瘋狂。沒有尊嚴,只有傲慢。沒有對生命的敬畏,只有對權勢的諂媚。」

當中最精境的自然是最後自我批判的那些話,一路排比,讀得人血氣沸騰,仰天長嘯。可是到了簡體,那些話完全不見了,只剩下溫溫吞吞的幾句:「衛老師說,在最絕望最怯弱的時候,他常常以俄蘇的那些作家自勵,他們是自己在黑暗中的一道光。」那張力是大大削弱了。

全書總算反映了沙士期間的一些情況,尤其是官場的情況,但仍嫌蜻蜓點水,沒有再深挖下去。也有好些知識分子的反思,像衛老師,自我剖析當日如何投入革命,說:「與其說是我選擇了革命,不如說是革命選擇了我。」要鬧革命,原是為勢所逼,並非像許多人後來回憶所說的,是基於多麼偉大的理想與情操。「就像一粒種子,在一個特定的時候從樹上落下來,被一陣偶然的風吹到某一處。那一處的土壤、陽光、風雨讓它生長起來……」說得相當坦白,沒有刻意抬高自己,但對內心的陰暗仍揭露得不夠,懺悔得不夠;沒有將災難責任推給別人,也沒有自我承擔多少責任。

書中其他的知識分子,也都不時批評時政,卻仍只在邊緣叫嚷,沒有深入體制的問題,有些甚至站在體制內,為當權者盡說體諒的話。說起老鄧之於六四,指偌大的中國,問題錯綜複雜,要改革絕不容易,老鄧能走到那一地步,著實了不起,也到了危急存亡的關頭,學生哥不知就裏,竟來搞和,他因此痛下殺手,「絕不是有人說的老糊塗了,而是不得已而為之……他清楚,一個歷史的命數未了,動刀剪,下猛藥,於朝廷社稷,都是死路一條。老話說,過猶不及,欲速則不達。」但,即使鎮壓有理,也不用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出動槍彈,出動坦克吧。一盤散沙似的學生哥,老政治如老鄧者,要收拾還不容易嗎?他一動刀槍,就已經錯了。聞說事過境遷,他也有點後悔起來,此書作者又何必替他諸般詭辯?

此書述說互聯網在大陸的發展,倒出乎我意料。體制內的言論仍被控制得嚴,但原來互聯網的言論愈來愈控制不住了。像沙士,也因為互聯網的消息傳播,逼得當局不得不正視問題。也許,那古老的國度終有日變天,互聯網會成為突破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名:如焉@sars.come
文類:小說
作者:胡發雲
裝幀:平裝,簡體字
開本:15.8 cm x 23 cm
頁數:272
印數:不詳
字數:250,000
定價:RMB$25.00
國際書號:7507827445
出版日期:二00六年十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出版社: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書名:如焉@sars.come
文類:小說
作者:胡發雲
裝幀:平裝,繁體字
開本:14 cm x 21 cm
頁數:478
字數:不詳
印數:不詳
定價:HK$88.00;US$18.00
國際書號:9789889935283
出版日期:二00七年三月第一版
出版社: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50-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