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若曦

陳若曦的小說寫得不錯,不過比起她的台大外文系同學如白先勇、王文興等,就不算十分突出。一九六0年代,台灣的大學生都作興到美國留學,然後又留在那兒。陳若曦也是如此。不同的是,她的愛國心似乎比其他人強烈,於六六年響應中共號召,舉家「回歸」祖國。好些朋友勸她三思,她仍執意回去了。回去恰好碰上文化大革命,受了不少苦。幸而她有「美帝」背景,熬了七年,終於在七三年「逃離」大陸,回到台灣。

出來後,她將在大陸的見聞,寫了一系列小說。這等題材以往也有人寫過,卻多憑道聽塗說。陳若曦的系列,則是以當事人身分來寫,是第一手資料;且其內容之恐怖,之慘酷,之荒謬,前所未有,遠超人們想像,一時轟動不已。系列的第一篇叫〈尹縣長〉,其後這系列編集出版時,書名便叫《尹縣長》,由台灣遠景出版社出版。七六年老毛雙腳一伸,去見了馬克思,他的未亡人及其伙伴,立刻被他指定的接班人、「英明的領袖」收捕,那個「死不悔改的走資派」鄧矮子又回朝,將「顛倒的重新顛倒過來」,人們才稍有喘息機會。

喘定之後,好些人胸中憋不住,像盧新華,便提筆寫了小說〈傷痕〉,揭露文革種種。當時此舉頗為大膽,引起了不少議論,也激起了「傷痕文學」的熱潮。但那已是七十年代末期了,較陳寫〈尹縣長〉已過了好些年。〈尹縣長〉系列可算開「傷痕文學」的先河,然而也和許多「傷痕文學」一樣,寫得比較粗糙,只有吶喊、哀哭,卻欠缺深思。讀時感動,過後便了無痕跡。

陳若曦這系列寫得最好的沒有收入此書,而是收入她稍後出版的《陳若曦自選集》中。這選集選入她自大學以來寫的小說,有兩篇「傷痕文學」:〈晶晶的生日〉和〈大青魚〉(〈晶〉也有收入《尹》,〈大〉則沒有)。陳自己也較喜歡這兩篇,兩篇又以後者寫得更好,含蓄內歛,張力更大。

想當年在那七十年代初,我們正值青春少艾,妹妹還抱著結他唱Carry On Till Tomorrow。她戀上一個學長,卻苦無結識機會,問計於我。那時的青年仍會讀一點書,而《尹》正頗為紅火,我就教她捧著這書在他面前招搖,博其注意。妹妹於是拿著它在他時常出沒的梯間徘徊,果然讓他留意到了,上前搭訕:「咦,陳若曦喎。」妹妹已芳心大亂,只好裝酷來掩飾,冷冷地說:「陳若曦又如何?」可能真是太拒人千里,對方自此再沒有表示甚麼,大好姻緣就此錯過了,只留下水月鏡花的回憶,枉費了我這一條「絕世好翹」。

(二00二‧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名:尹縣長
文類:短篇小說
作者:陳若曦
裝幀:平裝,繁體字
開本:13.1 cm x 18.6 cm
頁數:181
字數:不詳
印數:不詳
定價:NT$45.00:HK$7.50
國際書號:沒有
出版日期:一九七六年三月初版
出版者:遠景出版社

書名:陳若曦自選集
文類:短篇小說
作者:陳若曦
裝幀:平裝,繁體字
開本:13.4 cm x 18.5 cm
頁數:235
字數:不詳
印數:不詳
定價:不詳
國際書號:沒有
出版日期:一九七六年五月初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台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陳若曦

  1. readandeat 說道:

    當年也看過《尹縣長》,哈,可惜不懂用這招在人前晃晃。

    傷痕文學後來寫得太濫了。有沒有看過外國記者Fox Butterfield在八十年代初出版的《China, Alive in the Bitter Sea》(中譯名:苦海餘生》?

    你的藏書很有趣。

  2. 馬吉 說道:

    《China, Alive in the Bitter Sea》我知道有這書,但未看過。

    昨天我倒是上《讀庫》看過了,果然是個頗有意思的網站,也許遲點會跟他們訂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