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斤瀾說茅盾、蕭紅

林斤瀾對程紹國說:「茅盾先生儘管道德高尚,他的文學觀念,主要是主題先行,我不能同意。他有明顯的偏見。比如說,他早年,竟說沈從文的小說,是一碗清湯,上面飄著幾點油星。」

有一回,林斤瀾說到北京有個年輕評論家,給現代作家排座次。一是魯迅,二是沈從文,三是曹禺。魯迅之後,小說是「一城兩傳(《邊城》、《呼蘭河傳》、《鐵木前傳》)」。林斤瀾微笑著,好似是同意這種排法。程紹國說:「《呼蘭河傳》漂亮,但蕭紅的名字總不響亮。」林斤瀾說:「問題就在茅盾。蕭紅不是革命者,死後,1946年《呼蘭河傳》出版時,是茅盾作的序言,序言基本上對《呼蘭河傳》持否定的態度。」……茅盾離開了藝術本身、美學本身談論《呼蘭河傳》。茅盾的文學觀念是「人生的文學和寫實的文學」(朱自清語),同情被損害者,激勵人生,喚起民心。「偉大的作家,不但是一個藝術家,而且同時是思想家──在現代,並且同時是不倦的戰士……」他的創作多是這樣,雖有氣度、氣勢、氣魄,但終因觀念性太強而沖淡了藝術性。」。

(摘自程紹國《林斤瀾說》,P.161-162,人民文學出版社2006年12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