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團圓》札記

《小團圓》我讀得很慢,每天只十來頁,因要細細咀嚼,且抄幾段:

午後兩三點鐘的陽光裏,她母親看上去有點憔悴了,九莉吃了一驚。也許是改了髮型的緣故,雲鬢嵯峨,後面朝裏捲著,顯瘦。大概因為到她學校宿舍來,穿得樸素點,湖綠蔴布襯衫,白帆布喇叭管長袴。她在這裏是苦學生。(P. 26 – 27)

從食堂出來,亨利嬤嬤也送了出來。瀝青小道開始坡斜了,通往下面的環山馬路。兩旁乳黃水泥闌干,太陽把藍磁花盆裏的紅花曬成小黑拳頭,又把海面曬褪了色,白蒼蒼的像汗濕了的舊藍夏布。(P. 29)

「朋友的車子送我來的,」蕊秋(即九莉母親)說得很快,眼睛望到別處去,是撇過一邊不提的口吻。

亨利嬤嬤一聽,就站住了腳,沒再往下送。

九莉怕跟亨利嬤嬤一塊上去,明知她絕對不會對她說甚麼,但是自己多送幾步,似乎也是應當的,因此繼續跟著走。但是再往下走,就看得見馬路了。車小停在這邊看不見,但是對街有輛小汽車。當然也許是對門那家的。她也站住了。

應當就這樣微笑站在這裏,等到她母親的背影消失為止。──倒像是等著看汽車裏是甚麼人代開車門,如果是對街這一輛的話。立刻返身上去,又怕趕上了亨利嬤嬤。她怔了怔之後,轉身上去,又怕亨利嬤嬤看見她走得慢,存心躲她。

還好,亨利嬤嬤已不見了。(P.29 – 30)

這天她下來吃早飯,食堂只擺了她一份杯盤,刀叉旁邊擱著一隻郵包。她不怎麼興奮。有誰寄東西給她?除非送她一本字典……拿起來一看,下面黃紙破了,露出污舊的鈔票,嚇了一跳……

等他走了,旁邊沒人,九莉才耐著性子扒開蔴繩,裏面一大疊鈔票,有封信。先看末尾簽名,是安竹斯。稱她密斯盛,說知道她申請過獎學金沒拿到,請容許他給她一個小獎學金。明年她如果能保持這樣的成績,一定能拿到全部免費的獎學金……

心旌搖搖,飄飄然飛到在公共汽車前面,是車頭上高插了隻彩旗在半空中招展。到了淺水灣,先告訴了蕊秋,再把信給她看。郵包照原樣包好了,擱在桌上,像一條洗衣服的黃肥皂。存到銀行裏都還有點捨不得,再提出來也是別的鈔票了。這是世界上最值錢的錢。(P. 30 – P. 31)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小團圓》札記

  1. 通告: 再說《小團圓》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