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記圖書公司

森记图书公司
作者:Harps

一直想说说这家小店,结果因为自己养了猫,就耽搁下了,实在惭愧。

从炮台山地铁站出来,沿英皇道走着回住处,看见这间书店的牌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进去看看。进去以后才悟过来,因为我以前来过,而且印象很深。那些深深浅浅的记忆,都随电车声零落了。

这间书店在一座大楼的地库,与街坊理发店,便利店和谐地分享空间,看着并没有什么“书香”气,倒象从旁边的美容小店便利店染上了洗发水和纸巾的气味,以及公用大楼的地库特有的,水泥,涂料和清洁剂冷森林的气味。店里满墙尽是书架,书架就是墙和分隔,从地面顶到天花,书本横着竖着密密的插满摞满,实在堆叠不下的干脆直接一叠叠放在地上相关的分类跟前。每平方尺信息量之盈足与大书店相比丰富一倍。除了书架,店里的角落还有很多猫的摆设,猫爬架,以及真猫。我右手去翻一堆食谱,左手抚一只呼呼大睡的三色猫。它可能早就习惯了被店里大惊小怪的客人谄媚,耳朵都不动一下。正抚弄三色猫的时候,一只姜黄猫从空气里神秘地出现在我眼前,仔细追寻发现原来书架间的空墙处有个小洞,供猫出入。小爱在翻动四面四叠书砌成的“书井”,突然中间就探出一个炭黑色的胖猫头,好象不高兴被打扰了,可是又不值得为陌生人生气,于是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这间店里到处都是猫,有些端庄得象个花瓶,有些则一刻不停,走来走去,跟着人,象小乞丐一样讨要注意力。看店的女子为跟在我们后边娇滴滴一声递一声地喵着的姜黄猫道歉,说,花生就是这样,总是喜欢跟着人。我问她猫有多少,她说,有三十只,然后指给我看门框上它们的照片,各色各样的猫,各色各样的表情,镶在小镜框里,挂满门框上面的空间。书井里又冒出一个黑色猫头,然后炭色的也冒出来了。原来两只猫窝在这一小片温暖局促的地方。一只黄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登上了书井的边,好象看不惯黑猫和炭猫窝在一起如胶似漆似的,带点儿不屑。不知怎的这一刻我感觉好象正处身于Life杂志的某一页似的。四方书井时又地上有猫形的烛台,木雕,金属像。。。小小的猫的世界,半虚半实,半真半诡。如果它们突然都直立起来,穿着有裙撑和花边的大摆裙上演“乱世佳人”,或是扎着白围裙收拾鱼,我是不会惊奇的。

看店人是个女子,对书本存货和猫口数量非常熟悉,所以我以为她就是店主。她纤细苍白,那种年纪不大的香港女人最常见的纤细苍白,然而一讲话就可以听出不是广东人,广东话是第二语言。她生着平淡的长直发和平淡的五官,和气得有些羞涩。照理说,在北角的一角,开一间小书店,喂养着三十只猫,无论如何也逃不掉“女文青”这个标签的。可她并没有一点“文青”的 装饰和手势,最最普通的毛衣牛仔裤。她从哪里来,为什么经营着这么一间小店,又从何处得来这许多猫。花共世界,太平盛世,这里头应该有无数报章最爱写,人们最爱听的故事,畅销书,连环画,一本接一本的出,不应该这么平淡的在地库里。可是那些该发生的都没有发生。在这个人人梦想扮演传奇的地方,街上的人行坐言谈都带着很多身段,为星探时刻准备着。她倒象是为自己施了隐身法。

为支持小店生意我尽可能买了很多书,以我还能拎得动为度。一套台湾三民出的“儿女英雄传”,店里只有上册。我问有没有下,她找了一番,说,可能在另一间店。于是带我去到几个铺位之隔,一进门,那只叫“花生”的猫从我们身后嗖的蹿上一堆书,象在对另一只早就雄踞其中的黑猫示威。可是二猫很老练的没有起冲突,好象富于阅历的江洋大盗和镖师,警觉的相安无事着。她找到了下册,回店结账。时候已经不早,再恋恋于猫的奇幻世界也必须离去。有一个念头,仿佛多呆一会,过了午夜,号角三声,小店会变成城堡。

北角森记图书公司:香港北角英皇道193号英皇中心地库19号(从大强街入口进)。

(原刊二00九年三月十日歪酷博客)
(原文網址:http://harps.ycool.com/post.3056628.html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書店瑣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