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甚麼?

台灣有個張小虹,撰文批評宋以朗出版張愛玲遺作《小團圓》,所持理據,是張愛玲生前曾說過要銷毀它的原稿,因此貿貿然出版,是不尊重張愛玲遺願;即使宋以朗是張愛玲→宋淇→遺產的合法繼承人,他將《小團圓》出版,是合法,但不合乎道德,只能算是「合法盜版」,呼籲罷買。這個罪名相當大,居然惹來不少認同者。我只奇怪,他們口口聲聲說尊重張愛玲遺願,但憑的是甚麼,都只是由宋以朗轉述張愛玲的片言隻語(原件我相信他們從來未見過),或其他二手資料,單憑這樣就代死者張愛玲發言,是否也算尊重張愛玲?

宋以朗在《小團圓》的前言其實已交代得很清楚,他是讀過張愛玲跟他父母的六百多封通信之後,才有此決定。這個決定是慎重的,至少是有憑據的。他言辭誠懇,老實說,我讀完之後,是頗為感動的。其他人既沒有掌握這等原始資料,別無他法,只有信他的;卻偏要自作聰明,妄自臆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充當起道德裁判官來,我覺得未免可笑,也有沽名釣譽、自抬身價之嫌。當今世上,仍有資格議論《小團圓》該否出版的,只有夏志清,也許還有莊信正等幾個張愛玲好友。他們手上也有憑據,但沒有作聲,別的不相干人等,有甚麼好起哄的。

想當年卡夫卡,臨死前遺言說銷毀他所有手稿,然而他朋友布勞德沒有照辦,反將之全部出版。不然像《審判》、《城堡》這樣的傑作從此湮滅,是何等可惜。或說,張的遺著不急於出版,可待百年之後,從長計議。這又是個奇怪說法。但凡一部作品或歷史文獻推遲出版,是怕它影響還活著的人,例如張學良的口述史,例如蔣介石蔣經國的日記,要待若干年後才能解封,就是當中涉及依然在世的人。張愛玲已逝世十年,《小團圓》中影射的人物都已全部謝世,還怕它影響了誰?若說,還影響了祖師奶奶的令譽,這更無稽。為甚麼認定此書出版會對作者有負面影響?我讀此書,倒佩服作者的坦白,正如我讀盧騷《懺悔錄》,也佩服他的坦白一樣。張小姐寫得這麼露骨,分明就是想人看的,她自己也不怕受影響,其他人何必瞎操心?

有書友給我留言,說陳子善早年不斷「出土」張愛玲的舊作,令張愛玲很不快。言下之意,是出版《小團圓》也會令她不快。其實陳子善的做法還算客氣,不失學者風範。張愛玲最不滿的,不是陳子善,而是唐文標。他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編了好幾本研究張愛玲的書,如《張愛玲研究》、《張愛玲卷》和《張愛玲資料大全集》等。張愛玲稍有異議,他反過來說張愛玲侵犯了他版權,非常橫蠻。在那個沒有版權概念的時代,張愛玲也無可奈何,除了斥之為海盜,只能修訂自己舊作重新出版,以免謬種流傳。我也不齒唐文標所為,不過許多年後,直至今日,研究張愛玲、研究新文學史者,包括陳子善,都不能不承認唐當年的幾本書,實功德無量。

張愛玲已逝,出書與否她已不能作主,她的遺稿既已屬文學遺產,自該盡快出版。他日她的修訂稿,和那六百多封信,甚至夏志清所藏的八百多封信,也該出版的。成名作家就像明星,有時難免要犧牲私隱,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則回應給 憑甚麼?

  1. 洛言 說:

    我懶,我不愛趁風頭,我找借口,所以到今天我還未有衝動買《小團圓》來看,甚至連去書店看一下究竟的動力也沒有。

    我等,我會等到人人都不再熱談了,就會去買一本回來慢慢細讀。

    張愛玲死後,香港人(包括我)知道陳子善的大概多過知道宋以朗是誰。但我覺得,對出版張愛玲作品來說,陳子善有功德,宋以朗也有功德。理由也不用多說了。

  2. readandeat 說:

    上次翻看皇冠出版的《張看》版本時,看見扉頁上列了《小團圓》,是張愛玲全集的第十五本(1995年香港版),後來第十五本當然不是《小團圓》,而是《對照集》(我不知丟了到哪裡),第十六本《愛默森選集》的扉頁上就不見了《小團圓》的名字了。如果沒記錯,香港版是一次過印刷這套全集的,所以台灣版應比這個版本更早,猜想中間可能曾有意要出版《小團圓》的,後來又改變了主意。

    記得作者要銷毀原稿這種事在外國也時有發生,《一千零一夜》有名的Burton版本的譯者死前就要求家人銷毀其他所有原稿,家中遵照遺願,否則現在可能有更多研究的資料。

  3. 馬吉 說:

    readandeat讀書細心,大陸作家止庵在今年二月十三日的一篇文章中也有同樣觀察:

    「一九九一年起皇冠出版社印行《張愛玲全集》,各冊前勒口“張愛玲的作品”項下《小團圓》赫然在列,為第十五卷,顯然作者又有意讓它“起死回生”。她在給平鑫濤的信中亦談到此事。如一九九三年七月三十日:“《對照記》加《小團圓》書太厚,書價太高,《小團圓》恐怕年內也還沒寫完。還是先出《對照記》。”同年十月八日:“欣聞《對照記》將在十一月後發表。……《小團圓》一定要儘早寫完,不會再對讀者食言。”十二月十日:“《小團圓》明年初絕對沒有,等寫得有點眉目了會提早來信告知。不過您不能拿它當樁事,內容同《對照記》與《私語》而較深入,有些讀者會視為炒冷飯。”可知預定《小團圓》與《對照記》合訂一冊,結果前者未及完成。一九九四年七月《對照記》作為《張愛玲全集》第十五卷出版,而前勒口“張愛玲的作品”項下第十六卷為《愛默森選集》,《小團圓》已不見蹤影。」

    可參考以下的link:

    http://yhdamh.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PostID=16481788&BlogID=1149378

  4. olivia 說:

    或許,小團圓的出版本身持之有據,但在多方過度渲染事實的狀況下,周邊衍生的揣想遠大於文學作品本身,這樣粗糙的過程才是真正令人沮喪之處。

    我無意攻訐,張愛玲的作品是該看的,但由誰決定什麼該看,什麼又該捨棄,似乎太過。畢竟,文學從來就不該是貴族的權利。

    否則,我早已逾矩。

  5. 洛言 說:

    olivia﹕

    所以最終能夠面世,就是好事,而且還在中港台三地出版。然後,憑誰說什麼,就是作品本身的事,交回作品去面對最好了。

  6. 馬吉 說:

    洛言所言甚是。《小團圓》能夠出版,畢竟是好事。對文本內容諸般揣測,固是干擾,但對出書動機多番揣測,何嘗不是干擾?

    逾矩與否,全憑己意而已,該對自己有信心。

  7. 財害命 說:

    想請教一下,你內文寫道「…唐文標。他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編了好幾本研究張愛玲的書,如《張愛玲研究》、《張愛玲卷》和《張愛玲資料大全集》等。張愛玲稍有異議,他反過來說張愛玲侵犯了他版權,非常橫蠻。」你有後面提到的兩人來往的資料來源嗎?不齒兩字還挺激烈的,那您究竟是認為唐功德無量,還是令人不齒呢?

    • 馬吉 說:

      不齒二字的確用得重了。我其實未通讀唐文標所有的張愛玲研究,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兩個字我願意收回。謝謝。

      • 財害命 說:

        好說好說,不過我還是很想知道「張愛玲稍有異議,他反過來說張愛玲侵犯了他版權,非常橫蠻。」這個資訊是哪裡來的。因為正常來說,一個粉絲應該不太可能對著迷的對象出言不遜才對,唐文標花這麼多心思研究張愛玲,蒐集張的早期著作等等,張對他的誤解就我所知是令他相當難過得事情,出口反咬這種事情不太像是他會做的。所以想請問您是否記得在哪裡讀到或是聽到這個說法。謝謝!

  8. 馬吉 說:

    這個說法我記得是看過的,但忘記出處了,待我再查一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