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憶馬家輝說張愛玲

王安憶將張愛玲的《金鎖記》改編成舞台劇,即將在香港上演。上周五(三月二十日)她出席了香港一個「張愛玲與我的《金鎖記》」座談會。張愛玲擅寫上海,王安憶也擅寫上海,她的名著《長恨歌》便以上海為背景。不少人看她是張愛玲傳人,她一直否認,拒絕「跟張愛玲有關係」。但她從小就熟讀張愛玲,由她來改編張愛玲,也許更有「客觀」效果,更能提煉當中的好東西。

在座談會中,她將張愛玲跟魯迅比較,說二人有根本上的不同。「魯迅覺得自己要啟蒙群眾,所以對大眾生活沒有興趣,反而認為批評大眾才能達致啟蒙;但張愛玲寫的就是人的生活,而且是被批評的中產生活。」王覺得,如果自己跟張愛玲有何相似之處,就是大家都對人、對日常生活感興趣。不過,她補充,張愛玲看人生很晦暗,例如《金鎖記》中曹七巧報復兒女的可怕行為,正好顯出張的晦暗;她則比較明朗。張愛玲以冷眼看世界,她用的是「熱眼」。

座談會由張迷馬家輝主持,他讀完《小團圓》後,幾乎每晚都跟太太辯論書中細節和張愛玲愛惡的人。他說:「讀完《小團圓》,覺得張愛玲更有血有肉。」提起《金鎖記》,他認為:「《金鎖記》短短兩萬多字,便寫盡中國文化的側面:一個人自己受欺負後,再欺負別人,沒完沒了,沒有出路。」又說:「《半生緣》寫的『錯過』,也十分動人。」他覺得,張愛玲之所以長久受歡迎,除了文筆好,就是她對生命看得通透細膩。這通透,這細膩,超越時代。看來「眾聲喧嘩」的「張學」局面,還要蔓延下去。

(摘自二00九年三月廿三日經濟日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