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蘭成這個人

薛仁明的《胡蘭成.天地之始》我本打算到博客來訂購的,但我已有個長長的購書單,料想一時還未輪到薛著。誰知昨天偶逛商務,卻發覺它已進貨,便順手買了回來,翻了幾頁,頗有些感想。

薛仁明說不少人都罵胡蘭成愛騙人,胡自己也承認:「做人本來是人騙人。」被他騙的人可不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張愛玲不用說,也包括劉景晨、梁漱溟、唐君毅、卜少夫、曉雲大師,還有朱西甯一家等等。薛仁明於是說:「張愛玲小胡蘭成十五歲,朱西甯也較胡年輕二旬,朱家姐妹與胡更整整差了半百,所以這些人受胡這『千年老妖』所『騙』,似乎也『情有可原』。」又說:「梁漱溟純粹只是通信,一時被瞞卻眼界,也不算大過。」而劉景晨雖然出名剛直,但君子可以欺其方,「胡逃亡中為求保命,『存心利用』、『狀似恭謹』,因此蒙住了劉老先生,這『也算一理』。」至於卜少夫,本來就「一身江湖氣」,跟胡相得,也不奇怪。不過,薛仁明最後質問,那麼,唐君毅呢?有人說,胡「有才失德」,唐是當世大儒,他的德行無話可說,為甚麼又和胡「全始全終近三十年」?

這個道理其實簡單。上述與胡相交諸輩,雖說都不乏識見與風骨,但都是老老實實的讀書人,凡事喜與人為善,以君子之腹度人,明知胡或品德有虧,但一來他們的胸襟可以包容,二來他們只眼望胡的一二優點,就仍然樂意與之交。像倪匡與金庸是好朋友,倪匡一直堅決反共,金庸後來卻投靠了中共。有人問倪匡,為甚麼還那麼支持金庸。倪匡答來簡單,他跟金庸從來不談政治,他只是欣賞金庸的文才,他們便能相交下去。況且,胡絕頂聰明,他的聰明,在他能洞悉人心,這能耐倒不是人人可有;當然,他亦有相當學問,跟人交往,即使對方是大學者,他也能盡挑合心意的去說,聽者自然受用,許為知己。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是也。

胡頗為自負,曾說:「我於文學有自信,然而惟以文學驚動當世,留傳千年,於心終有未甘。」又說:「我若願意,我可以書法超出生老病死,但是我不肯只做善書者。」既不做文學家,也不當書法家,他究竟想怎樣?無他,他想行「內聖外王」之道而已,說穿了就是想搞政治,想當「王者」。若稱他為「政治家」,他多半首肯。政治家最大的本事,就是蠱惑人心。試看老毛的手段就知,許多人莫名其妙被迫害至死,臨死也要三呼「毛主席萬歲」,可見老毛的魅力非凡。胡蘭成的「氣質」,庶幾近之。可惜他只有老毛騙人的技倆,卻欠缺那堅忍,事敗之後,便捲鋪蓋逃亡,置大小老婆、各方師友於不顧,不留半點退路,想東山再起,難矣。

國民黨大老張曉峰曾說:「(胡)這人很有才華,不僅有才華,對政治、社會,都有獨特見解。可惜生逢亂世。」張也算是搞政治的,以政治層面評胡,就較為準確。他卻也太高估了胡,說胡才華未得發揮,只因生逢亂世。這則是大謬。多少大政治家都是趁亂世才突圍而出。只怪胡識見不足,錯判了形勢,致有押錯了寶,敗亡,其實是必然的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