澆薄

薛仁明在《胡蘭成.天地之始》中提到:「一般文學評論者把他(胡蘭成)歸入周作人、廢名、沈從文一脈的抒情文學者。」此書有不少注釋,這個說法卻不知出自何經何典。我學識淺陋,在這此前,倒未見有人如此評論過。周作人且不理會。沈從文原是極誠懇也誠實的作家,對鄉土、人民有深厚的感情。廢名則對文學與自身的信念非常執著。有一回他跟熊十力論佛,各持己見,竟至大打出手。周作人是他恩師,他進入文壇,全靠周的提攜,但周落水,他就差點跟周反目。

胡蘭成卻不同,那時候中國正在抗戰,在他筆下,人人談笑晏晏,依舊風花雪月,渾然不覺戰爭的災難。這樣的文章是非常澆薄的,將胡跟沈與廢相提並論,無疑侮辱了後兩位,實不敢苟同。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