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華與賴明珠

村上春樹最早的中譯者,是台灣的賴明珠。賴譯第一本村上的書是一九八六年出版的《失落的彈珠玩具》,然後一發不可收拾。村上能為台灣與香港讀者認識,賴小姐功莫大焉。很抱歉,我雖然久聞村上與賴小姐大名,但他們的書一直沒有看。我最初看村上,是大陸林少華譯的《奇鳥行狀錄》(賴譯《發條鳥年代記》),出版於一九九七年;後來二00三年的《海邊的卡夫卡》,我也是讀林譯非賴譯。賴譯的《海邊的卡夫卡》我也有買回來,曾跟林譯對照,發覺論文字,林勝於賴。試讀這段:

「快半夜時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不時醒來,從廉價窗簾的縫隙看夜幕下的高速公路。雨點出聲地猛打車窗,沿路排列的路燈變得隱隱約約。路燈宛如刻在世界上的刻度,以相同的間距無限延展開去。新燈光被拉到跟前,下一瞬間便成舊燈光閃去背後。意識到時,時針已移過半夜十二點,我的十五歲生日於是自動來臨,就好像被誰推上前來似的。」(林譯)

「午夜之前突然開始下起大雨。我有時醒了過來,從便宜的窗簾之間眺望夜晚高速公路的風景。雨滴發出聲音激烈地敲打窗戶,把沿著道路成排的路燈光線都滲透模糊了。路燈一面保持著相同的間隔,一面像世界所附著的刻度一般無止盡地向前延伸。新的光拉近來,下一個瞬間已經變成舊的光,從背後遠離而去。一留神時,時鐘已過了午夜十二點。而且自動地,就像被推到前面去似的我的十五歲生日已經來臨。」(賴譯)

兩段意思差不多,但林譯無疑簡練得多(林只用了一百五十一個字,賴卻用了一百八十一個字),也更像中文。例如第一句,林說「快半夜時突然下起了大雨」,賴則說:「午夜之前突然開始下起大雨」。首先,中文沒有「午夜之前」的說法,午夜就是午夜,賴譯看來便有點生硬,林說是「快半夜時」,較為清通。而且賴說:「突然開始下起大雨」,其中「開始」二字實屬多餘,大可刪掉。

恰好讀書網站有個討論區,也談到賴譯與林譯孰優孰劣,我便將以上意思貼了出去,以為大家的看法會跟我差不多,誰知得到的反應,竟是賴譯勝過林譯,理由是林譯「太像中文」,令人啼笑皆非。

我一向覺得,好的譯文首要條件,須譯得像中文,當然也不能失卻那外文營造的感覺。錢鍾書則用一個「化」字涵蓋之:「文學翻譯的最高標準是『化』。把作品的一國文字轉變成另一國文字,既不能因語文習慣的差異而露出生硬牽強的痕跡,又能保持原有的風格,那就算得上入於『化境』。十七世紀有人讚美這種造詣的翻譯,比為原作的『投胎轉世』(The Transmigration of Souls),軀殼換了一個,而精神姿致依然故我。換句話說,譯本對原作應該忠實得以至於讀起來不像譯本,因為作品在原文裏絕不會讀起來像經過翻譯似的。」

賴譯讀來生硬,顯然未臻化境。可是,也許賴譯真的「歷史悠久」,那個討論區成員又多是台港書友,因此「先入為主」,力挺賴譯;異口同聲說,他們喜歡賴譯,正因那字句半通不通的,更有日本味道。但問題是,當中許多人都不諳日文,究竟日文中的村上是甚麼「味道」,其實都不大清楚,那所謂「味道」,只是賴譯的味道吧。

也有人指出林少華不懂得英文,村上英文卻甚為了得,且熱愛爵士樂,他行文極力避免日本傳統語法,反更趨於西洋語法,筆下也多西洋典故,林譯起來便力不從心,錯誤百出,貽笑大方。這一點林也承認,實在是他最弱的一環,不過他後來請教了高人,一一改正了。

另外有人批評他譯文不夠忠實,甚至有美化原文之嫌。他倒認為,翻譯不能逐字逐句「直譯」,那只是譯文字,非譯文學;除了用筆去譯,也要用「心」去譯,譯事的所謂「信」,不單是文字的忠實,更是「審美」的忠實。他舉了一例:「對我來說,在整體氣氛允許甚至要求我譯為『長空寥廓』的情況下非要我按字面譯成『天空(很)高』,乃是活要命的事。文學需給人美感。文學翻譯要求的不是字面的意思的等值而是美感含量的等值。」

這真是內行人甘苦之言,令人拜服。好的譯家,也該持他那樣的態度。

我沒有讀過賴明珠譯的村上,但讀過她譯的谷崎潤一郎的《春琴抄》,只覺行文咬牙澀齒,最後草草翻完,難以領略書中境界,是被賴小姐譯壞了。我讀林的散文,如他《落花之美》裏的文章,就非常活潑多姿。書中有篇會見村上的記錄,寫得十分生動,讓人如見村上。剛巧賴明珠也有一篇這樣的記錄,卻像新聞稿般,平鋪直敘,對嚮慕已久的村上,居然沒有多少描述,白白浪費了這次會面。賴也承認,林少華的中文造詣比她高超。我想,比較兩位譯者優劣,單就這一點就足夠了。林也自言自己的中文比賴強,然而也認同賴的英文比他好,他在翻譯村上爵士樂的痛苦賴是沒有的。結論卻是:「一般說來,台灣的翻譯不如大陸,這在出版界已是共識。」這未免大言不慚,不知所謂共識所據何來,不過,我倒是相信的。

相關文章:
好的譯文須像中文
張潔平:誰能擁有100%的村上春樹
旅日學者李長聲談村上作品的中文翻譯
村上新作“換手”譯者互不買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名:落花之美
文類:散文
作者:林少華
裝幀:平裝,簡體字
開本:15 cm x 23 cm
頁數:247
字數:170,000
印數:不詳
定價:RMB$25.00
國際書號:7500836805
出版日期:二00六年九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出版者:中國工人出版社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域外, 作家中國1950-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2 Responses to 林少華與賴明珠

  1. 引用通告: 好的譯文須像中文 « 書之驛站

  2. shannon 說道:

    我雖然看不懂日文,但是除了賴明珠的翻譯本外,我還讀過村上部分書籍的英文與德文翻譯,我想說的是:縱使’翻譯地像中文’,但是卻不怎麼像村上春樹的話, 也是枉然

    我看過的外文翻譯與我所認識的賴明珠翻譯,氣氛極為類似

    又或者,台灣人所使用的中文本來就與中國人使用的中文不同,所以總覺得對方使用的不像中文吧!

  3. shannon 說道:

    再補充一句, 中國的翻譯書, 讀起來常有詭異違和之處, 忽略中國及台灣用語及文化之不同, 斷然認為中國的翻譯優於台灣, 未免武斷及自以為是.

    • 馬吉 說道:

      呵呵,對不起,我仍堅持我的自以為是。台灣許多作家我都很喜歡,其文字都十分地道。普遍地看,台灣文學翻譯的水準,也高於大陸以至香港。偏偏賴明珠的文字就弱得很。別說她的譯文,她的散文我也讀不下去。林少華的文字不算上乘,卻已勝過賴明珠多了。我相信文字好壞有個客觀標準,是超乎地區的。賴林譯筆比較,我不論兩人對原文的忠實程度,只看雙方的文字功力。論中文根柢,賴實在不及不上林,這一點連賴也承認的。

      請參看另一篇拙文〈好的譯文須像中文〉:

      https://yvonnefrank.wordpress.com/?s=%E5%A5%BD%E7%9A%84%E8%AD%AF%E6%96%87%E9%A0%88%E5%83%8F%E4%B8%AD%E6%96%87

  4. AL 說道:

    也許你喜歡的是林少華的文字~而非村上春樹吧.
    即使中文造詣勝過賴明珠~但不是忠實譯出村上春樹的語意,又有何意義

  5. Betty 說道:

    一直很愛賴明珠
    不過看了格主的簡單對照
    意外發現一個好譯者
    如果可以,還真希望能收藏他的村上春樹系列
    小意見:光以書名比較,「奇鳥行狀錄」感覺輸很慘^^"

  6. donald 說道:

    買了1Q84而追查到追裏,有感。
    我想發條鳥是有意思,或者你可以看看來自美國的史丹利·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
    「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一詞來自英國一句俗語:as queer as a clockwork orange (他像發條橙一樣怪),用來表示一個人行為極端的古怪。
    我想是有原因的。

    至於譯音方而,我未曾看過林,只看過賴。是有點難選擇,但我想會選擇賴,因庶比較接近原文。看過不少訪問,原文真的就是那麼難懂,始終是村上春樹

  7. asiapan 說道:

    没读过赖明珠译本,倒是看到很多人追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确实蛮喜欢林少华译本的,不管他是不是忠实村上的原文风格,起码林式村上我还是喜欢的,也自有独特的风格。

  8. 馬吉 說道:

    台灣書友Irin給我的留言:

    您在寫到林少華與賴明珠的比較…我個人不太看翻譯的書,無論是歐美或日本,我都甚少看。即使台灣許多人瘋村上、迷哈利波特,我卻是一本都沒看過。
    不過就您評論裡提及的那段翻譯,我個人也覺得林少華譯的我較看的懂。
    不過,看書這檔事,本就是主觀的,喜歡看誰譯的,就留給個人感受吧!

  9. walkinginpark 說道:

    我也是比較喜歡林少華的。第一本看的村上作品《挪威的森林》,便是林譯的。後來問朋友借的村上,都是賴明珠譯的,看得很不習慣。我想熱愛中文的人,都會不太喜歡「翻譯的中文」。陳雲說中文漸漸英文化,也是說得咬牙切齒,而且所言甚是。

  10. 馬吉 說道:

    謝謝lin的留言

  11. jamesleadac 說道:

    個人感覺林少華的翻譯優美,也喜歡他的譯本。馬吉可以在對比的段落中隱去作者,讓讀者平心體會。就好比Coke和Pepsi的無標識測試。
    曾看過不少外文翻譯書,但始終頭疼其中的詞不達意和艱澀難懂。如果沒有中文的感覺,如何讓讀者去喜歡閱讀?那這樣的翻譯書又有何意義?

  12. wikilin 說道:

    台灣的讀者向來讀賴譯,當然習慣賴式翻譯,格主必然是辨不過大家。平心靜氣而論,母語的功力是譯者最基本的要求,請大家從林、賴兩人的中文能力開始辯論。賴的贅字太多,這一點就拼不過林。

    賴譯當中被日文牽著鼻子走的例子比比皆是,而台灣讀者從小讀慣了濫譯的日本漫畫和日劇,早已習慣“日不日、中不中”的筆法,所以誤認賴式譯文帶有村上的韻味。其實這些讀者讀過多少村上的原文書?就算通曉日文,能分辨原韻的人又有多少?

    • 馬吉 說道:

      謝謝兄台的支持。賴明珠除了譯著,好像沒有出過散文集之類,但我偶然讀過她一兩篇散文,也讀過她譯的其他日本文學,如《春琴抄》,覺得她的文字實在累贅。而林少華的散文,其文字跳躍靈動,倒是令人讀得很愉快的。我想,讀村上,或讀別國文學的中譯,大抵都因為不諳那國的文字,否則乾脆讀原文好了。所以判斷一個譯者譯得好不好,只能還原基本功,看他的文字能否吸引我讀下去就成。像大陸八十年代譯了不少拉美文學,我也讀過不少,當中自然有好有不好,主要都是因為文字。即使大師如馬爾克斯,也有讓我讀不下去的,不是大師寫得不好,正是被譯壞了。

      不過,閱讀這回事,真的很講個人口味,「賴派」與「林派」其實不必相爭,各適其式便好。

  13. SEAN 說道:

    我是在大陸念書的台灣學生,但我曾經在美國旅居過一陣子,賴明珠與林少華而甚至施小煒的譯本我都讀過,我覺得可能無疑的,林少華的文字是比較好的,但是我去翻了一下英文版的挪威的森林(村上的英譯本村上本人接自行修改增補過)我認為賴的文字確實比較貼近村上,而且賴擁有相當特殊的風格,就是你上面所說的贅字,當你將通篇讀完後,賴的風格會粘在思考當中,我不太會形容那種感覺,但就是剛讀完的那幾天行文講話都會變成賴譯的模式,我覺得這是一種相當特殊的感染力,這種感染力在美國譯本中也是有的,相對的,林少華的翻譯確實優美,難那比較偏近林少華的村上春樹,而不是村上春樹的村上春樹,我不知道內地換譯者的緣由,但我想如果真的會換可能有一點原因是因為這個。

  14. 引用通告: 2010 in review | 書之驛站

  15. Arsue 說道:

    感恩大家的分享……………..

  16. Kacyoh 說道:

    若說一個譯者外語勝於中文,那讀者肯定一讀便覺有問題,駡譯文狗屁不通。反與一个中文較外語能力的譯者,縱便他譯錯了,只要不是前后矛盾,一般人也難看出,倒是陶醉在譯者妙筆之中,還以爲是在讀原著。似乎不少人在判斷譯文好壞時就是如此,光看中文漂亮不漂亮,一遇譯文佶屈聱牙,就認定是壞翻譯,卻不考慮可能原著也是佶屈聱牙的。不以原文對照,譯文互比,只能辨達雅,而不可測譯文信實與否,閣下可說喜歡誰的譯文多些,而不能以此作準比較出譯文質量的軒輊。再論,翻譯策略之不同,錢默存化譯是一類, 周豫才直譯又是一類,如此種種,需要結合譯者本身翻譯習慣與傾向,及原文風格何如等因素方能決定。本村上偏喜用歐化翻譯腔的句子,即便賴中文表達不佳,卻恰恰暗合文風。

  17. EVA 說道:

    以翻譯忠於原著的感覺來說的話呢 賴是比較好的

    而林翻譯的文字讀起來舒服 也是為了讓不像港台已經習慣外來語的一般中國人比較習慣些

    各取所需吧我想

    再分析就毫無意義咧

  18. 談沖 說道:

    由大作引用的兩段文字比較,確實感覺林少華的譯文是比較有生命力的。過去,我只讀過賴明珠的譯作,現在,倒想找林紹華的作品,再一次感受什麼才是村上春樹的風格。

  19. 飛羊 說道:

    hi 馬吉
    我唯有靠林少華譯的,才能把村書看完。
    或許,口語化的文字比較容易消化。

    我喜歡林少華的文筆直接,讀來比較痛快。
    比如:快半夜時突然下起了大雨。

    很少看見人這樣寫啊~

  20. 小土豆 說道:

    同樣的, 覺得賴明珠的譯本遠勝於林的. 翻譯外國文學, 不單冰"簡潔", 最重要的是有否原著的韻味. 賴明珠的翻譯充滿東洋情調, 林本不然.

    當然, 我也尊重馬先生的選擇.

  21. 小土豆 說道:

    不單"求"簡潔…..誤植了"冰"字, 諒

  22. 小土豆 說道:

    順便一提, 最近有朋友介紹(日)連城三紀彥所著的《一朵桔梗花》(鍾肇政譯), 文字優美動人之餘亦保留了濃厚的東洋風. 其實這書小土豆多年前已看過, 今次小友提起, 再讀一遍, 仍是愛不釋手. 翻譯功夫至此, 才近”化”境吧.

    兩岸翻譯水準孰高孰低, 見仁見智, 愚見是: 翻譯英文作品, 國內的似較好, 法文的亦如是, 有懂德語的朋友亦覺德國小說在國內翻譯水準較高, 唯獨是日本文學, 似遜臺灣的一籌, 主要就是缺乏了那東洋味. 小土豆粗懂日文, 不能作準, 可是小土豆的日文老師也持同樣看法, 說看國內的譯本就有如看中國人寫的小說, 完全抓不著日本人細緻的思維與情感表達.

    當然, 世事常變, 國內翻譯水準可能有一天會迎頭趕上.

    至於譯者的中文水準, 會對譯本優劣有所影響, 卻不一定等如文字功力好的就可以譯出上乘的譯本(特別是文學作品).

  23. 馬吉 說道:

    謝謝推介,我會找《一朵桔梗花》來看看。

  24. JM 說道:

    可能小說還好,但我看賴譯村上的散文,有時真是不知所謂,故即使本身英文水平低,1Q84也寧願等英譯本至多字典不離手(極度抗拒簡體字).

  25. LW 說道:

    我沒有看過林的譯本,所以不能作出客觀的評論.只是看過一書,書中比較了多段林賴(還有香港的葉惠)的譯文,認同書中所說,林的文字太華麗,好像替一個清秀的姑娘塗上艷妝.可能是先入為主的關係,我還是喜歡賴的版本. 另外,之前看了1Q84,感覺很不對勁,不知道是村上變了樣,還是自己變了,或是從來我都不曾真正認識村上.

  26. 小土豆 說道:

    據廣州友人來電說: 林少華翻譯村上的1Q84全臧下架. 說是抵制日本.

    微博中有人回應: 下架好了, 譯得如此爛, 我們還是到香港拇賴明珠譯的來看.

  27. 小土豆 說道:

    誤輸入, 歉.

    據廣州友人來電說: 林少華翻譯村上的1Q84全部下架. 說是抵制日本.

    微博中有人回應: 下架好了, 譯得如此爛, 我們還是到香港找賴明珠譯的來看 :))

  28. 自留 說道:

    小弟兩個譯本都讀過。個人認為:有時候我們不用真正了解小說的本貌,才可說是讀過作者的書。更糟的是外面有許多網站就把林少華及賴明珠的譯本拿來,加以無限上光的爭論,又把譯者本人的個性、言行拿來評比。依我看,這實在是浪費時間。
    譯本孰好孰壞,除非作者本人諳中文,否則沒法比照。不懂日文,把小說拿來評說:「x譯本比較接近原文。」實在有欠公允。譯本不單是個人因的喜好選擇,更是譯本對讀者個人的文化、社會背景引發之回蕩。這裏各取所需才是明智。在此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是極為費周章的玩意兒。
    我修中國文學。我個人就喜歡林氏,因為林氏所譯真的是我所讀的中文。賴氏呢,只可說是在我的立場上太難把腦瓜子套進去讀了。唉!
    不過賴氏的支持者就繼續看1Q84吧。林賴間的議論皆源於中台之間的隔閡。我指的是文化、地理上,甚至政治的。本來就是兩碼子事,就是有一些人在網上把林少華及賴明珠本人的個性、言行拿來評比,就過於非理智了。可見已經非單純的譯本比較課題,而(不知不覺間)涉入了中台之於地域的分野,對「中文」二字的理解。複雜的很:實在吵下去也沒甚麼結果,不如把電腦關上,看小說吧!
    這是我的理解。
    自留

  29. mengchi 說道:

    我是台灣的網友,也只看過賴氏譯的村上。光看版主貼出的兩段譯文,我覺得林氏的翻譯,明顯較好!

  30. Terry 說道:

    樓上會有人覺得賴譯的跟他看過的英文版感覺比較像,是因為台灣人的中文已經明顯偏英文化了,所以才覺得比較像。雖然我是挺喜歡賴譯的,可是站在客觀的翻譯水準來看,我相信林會更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