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對話

Lois
我近來在看村上。你有什麼推介、解說沒有?

馬吉
我知,你在看《Dance Dance Dance》嘛,譯得如何?

我只是讀過村上兩本書:《奇鳥行狀錄》(台譯《發條鳥年代記》)和《海邊的卡夫卡》,都是林少華譯的,都是上上佳品。

Lois
《海邊的卡夫卡》我也看了。

譯得如何,這可真是不容易說。英譯本看著比中譯本順溜,但Alex大哥就認為這是失了真──他是賴明珠派的,說那些疙疙瘩瘩正是村上的行文風格,譯者忠實反映而已。

說來好玩,我斷沒想過村上的東西是這樣的,我一直是想當然爾地以為是那種十分「文藝」的東西。原來故事框架是mystery呀,恍然大悟。難怪有評論說Raymond Chandler長命一點,也有機會寫出《舞舞舞》。不知道其他的如何。

不過我是單純覺得好看而已,有些地方真看不太懂。只能說年紀大了,越來越膚淺了,光顧著追情節,不樂意推敲太多。

馬吉
我覺得其實哪個譯者都無所謂,反正總有這樣那樣不盡如人意之處,總之譯品讀得舒服,讀得下去就是了。賴譯的村上我也有好幾種,幾次的起心肝拿起來,始終係頂唔順又放下。她的問題,不是譯筆通不通順,而是句子太weak,我讀過她的其他譯作,如《春琴抄》,也是同一毛病,是對文字的敏感度問題,是天分問題。

我讀過村上的《奇鳥行狀錄》和《海邊的卡夫卡》,雖然都是上上佳品,但以前者好看些,也該看看。村上的小說,有種很特別的味道,有點似拉美的魔幻,但也不盡是,可能是村上獨創的日本魔幻,這也許正是他作品最大的魅力所在。

「年紀愈大愈膚淺。」是悟道之言。世事紛紜,無謂搞得太複雜,簡簡單單就好。

《Dance Dance Dance》,覺得怎樣?

Lois
忘了在哪裡看過的,有人說自己沒有完全看懂村上的書,但是仍然很喜歡。

兩票。

喜歡什麼?就喜歡那個feel!什麼feel?形容不了。看完有無數問題,想問:這個代表什麼?那個代表什麼?但想想知不知道也沒關係,有些東西不必太落實。自己揣摸也許更好。

有朋友說,看完村上會很抑鬱;我在想,是不是我恰巧看了最不抑鬱的一本?都幾乎要把它歸入「勵志」類了。不過我很喜歡其中摻雜的、淡淡的幽默,什麼樣的事,能夠笑著去想,大概就未必太差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域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