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萬里

八月號《讀書》首篇曾昭奮《江河萬里》一文,卻沒有漏脫,閱後並即告知倪子明兄(他與我住在同院)。倪兄回報說,深恨此文只六個page,太短了。文近結尾處寫道:「三位老人(按,指黃萬里、馬寅初、梁思成)……他們的受難,為清華園增添了榮光。」我用紅筆在此處加了一個疊圈。文中所記黃萬里,你未必聽說過,我卻與他有一段因緣,記之如下。

一九九五年我因胃癌住北京醫院,進院翌日,又來一病人,與我鄰床。他安頓床鋪時,枕側放下一本《宋詞三百首箋注》,我入院時恰好也帶了此書,置於枕底,不禁一笑,即自枕底抽出舉示之,因叩姓名,始知為水利專家、清華教授。他持有藍卡,可住單間,但單間病房在一層樓內只有兩間,甚難有空,而急於治療時,總是盡早入院然後俟有空隙再為換房為宜,我當時還是托熟人、找內線,接到電話通知,立即毫不猶豫入住六人一室的普通房,因而先黃老大半天佔到便宜的。

再說黃老枕側不止宋詞,另有一冊《治水吟草》,第二天他去檢查時,我逕自拿來把全書匆匆讀了一遍,這才知道他是黃炎培公子,詩注中有五四年因對「統購統銷」提出意見未被採納,遂辭去一切政治職務而退隱的話。我曾向黃老索贈此卷,黃老說,此是紀念八十生辰時清華為之印行的,僅印三百本,早已分贈故舊,已無遺存。我乃囑家人為我取舊藏《黃炎培詩集》來醫院,請黃老為我手錄數詩於卷端。承同意,並在書末加題一首云:「未識荊州偶遇知,相憐同病好論詩,先生早邃諸家學,與世忘時撫眾兒。」甚愧其獎勉之過分也。

他當時竭力反對三峽工程,而不懲當年因反對三門峽工程被戴上反蘇反社受苦二十年之帽,一意孤軍作戰如馬寅老,直至致函美總統,請他們不要為支持此項工程給予中國貸款的建議。曾昭奮文中姑隱其名的那位水利專家的名字,黃老也對我說過,但現在我已想不起來了。此君也是院士,在討論三峽工程時發言稱:「人是能變化的,要與時俱進。我與當年黃老一樣,反對過三門峽工程。這回我與黃老不同,完全擁護三峽工程。」我以前完全不知道,原來三門峽工程完成不久,果然出了問題,早經全部報廢。黃老直斥此君:「無恥」,並說他迅即找筆記、查檔案,將此君當年反駁黃老、擁護三門峽工程的發言,打印出來散發過。其時黃老信心甚高,曾云:「鄧公已老,一旦作古,三峽工程必然下馬。」此事究竟如何,我們全屬外行,插不上半句嘴,但願這次真是黃老錯了,而不致發生後患。

黃老當時告我,他在七年前動胃癌手術,後來第二次似是治前列腺動手術,九五年則是為大腸癌動手術。曾文中說他以後又動了第四次手術,但未知其詳,不悉這回患在哪個部位,終於棄世,雖享高壽,終惜其未展長才。

(摘自谷林《書簡三疊》,頁226-227,山東畫報出版社二00五年九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