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札記


第十八回,寶玉隨賈政游園試題對額,非但沒有挨罵,反獲嘉許,幾個小廝上前道賀,不由分說順手將他身上所佩之物解去。「林黛玉聽說,走來瞧瞧,果然一件無存,因向寶玉道:『我給的那個荷包也給他們了!你明兒再想我的東西,可不能夠了。』說畢,賭氣回房,將前日寶玉所煩他作的那個香袋兒──才做了一半──賭氣拿來就鉸。

寶玉見他生氣,便知不妥,忙趕過來,早剪破了。寶玉已見過這香囊,雖尚未完,卻十分精巧,費了許多功夫。今見無故剪了,卻也可氣。因忙把衣領解了,從裏面紅襖襟上,將黛玉所給的那荷包解了下來,遞與黛玉瞧道:「你瞧瞧,這是甚麼!我那一回把你的東西給人了!」

林黛玉見他如此珍重,帶在裏面,可知是怕人拿去之意;不禁自悔莽撞,未見皂白,就剪了香袋,心裏又愧又氣,低頭一言不發。寶玉道:『你也不用鉸。我知你是懶待給我東西,我連這荷包奉還何如?』說著,擲向他懷中便走。黛玉見如此,越發氣起來,聲咽氣堵,又汪汪的滾下淚來,拿起荷包來又剪。寶玉見他如此,忙回身搶住,笑道:『好妹妹,饒了他罷。』黛玉將剪子一摔,拭淚說道:『你不用同我好一陣歹一陣的。要惱,就撂開手。這當了甚麼!』說著,賭氣上床,面向裏倒下拭淚。」

好文章便是這樣,讓你直接進入那情景,兩個小情人就在你面前爭吵,看得人心也愀了。


第廿九回,賈府去清虛觀打醮,張道士向賈母提起寶玉婚事,害得寶玉整天不自在,而黛玉當日回家就中暑病倒。因張道士拿出一盤法器作為敬賀寶玉之禮,寶玉從其中偷揣了一個金麒麟,預備送給湘雲,卻為黛玉所瞅見,後來二人就為此吵了一大架。

到第三十二回,黛玉聽說湘雲來了,在寶玉處──「因此心下忖度著,近日寶玉弄來的外傳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鴛鴦,或有鳳凰,或玉環金佩,或鮫帕驚鸞,皆由小物而遂終生。今忽見寶玉亦有麒麟,便恐因此生隙,同史湘雲也做出那些風流佳事來。因而悄悄走來,見機行事,以察二人之意。不想剛走來,正聽見史湘雲說經濟事,寶玉又說:『林妹妹不說這樣混帳話,若說這話,我也和他生分了。』」

這些話是寶玉背著黛玉說的,不可能為了討好她。「林黛玉聽了這話,不覺又喜又驚,又悲又嘆。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錯,素日認他是個知己,果然是個知己。所驚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稱揚我,其親熱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嘆者:你既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為知己,則何必有金玉之論哉(按:寶玉有玉佩,寶釵也有金佩,人家便取笑他們『金玉姻緣』,天生一對,成了黛玉一大塊心病);既有金玉之論,亦該你我有之,則又何必來一寶釵哉!所悲者:父母早逝,雖有銘心刻骨之言,無人為我主張;況近日每覺神思恍惚,病已漸成,醫者更云:『氣弱血虧,恐致勞怯之症。』你我雖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縱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一大段兒女心事,如此迂迴,如此深細,是何等筆力,非曹雪芹大師寫不出來。

且說黛玉思前想後,心灰意冷,不願進去而抽身回瀟湘館。寶玉卻匆匆趕上來,同她說話。「寶玉瞅了半天,方說道『你放心』三個字。林黛玉聽了,怔了半天,方說道:『我有甚麼不放心的?我不明白這話。你倒說說,怎麼放心不放心?』寶玉嘆了口氣,問道:『你果不明白這話?難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錯了?連你的意思若體貼不著,就難怪你天天為我生氣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話。』寶玉點頭嘆道:『好妹妹,你別哄我。果然不明白這話,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連你素日待我之意都辜負了。你皆因總是不放心的緣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寬慰些,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聽了這話,如轟雷掣電,細細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來的還覺懇切,竟有萬句言語滿心要說,只是半個字也不能吐,卻怔怔的望著他。此時寶玉心中也有萬句言詞,一時不知從那一句上說起,卻也怔怔的望著黛玉。」

世間竟有此等至情文字,讀書至此,天下多情、癡情者都該放聲一哭。


已經是第七十八回了,曹雪芹先生將這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才修訂得八十回,到此只剩下兩回了;即使加上續書的四十回,全書的故事亦已過了泰半,已接近尾聲,整個興旺的家族敗象已露,大觀園裏眾姊妹本來好端端地在一起,吃酒聯詩,好不快活,好不熱鬧,如今都已零星四散。

這天寶玉信步走到蘅蕪苑,想找薛寶釵,「只見寂靜無人,房內搬的空空落落的,不覺大吃一驚。忽見個老婆子走來,寶玉忙問這是甚麼緣故。老婆子說:『寶姑娘出去了。這裏交給我們看著,還沒有搬清楚呢。我們幫著送了些東西出去,這也就完了。你老人家請出去罷,讓我們掃掃灰塵也好。從此你老人家也省跑這一處的腿子了。』

寶玉聽了,怔了半天,因看著那院中的香藤異蔓,仍是翠翠青青,忽比昨日好似改作了淒涼一般,更又添了傷感。默默出來,又見門外的一條翠樾埭上也半日無人來往,不似當日各處房中丫鬟不約而來者絡繹不絕;又俯身看那埭下之水,仍是溶溶脈脈的流將過去,心下因想天地間竟有這樣無情的事。悲戚一番,忽又想到去了司棋、入畫、芳官等五個,死了晴雯,今又去了寶釵等一處,迎春雖尚未去,然連日也不見回來,且接連有媒人來求親,大約園中的人不久都要散的了。」

人生之聚散無常,令人浩嘆。所以林妹妹喜散不喜聚,就是免得到頭來傷感,不是沒有道理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古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紅樓夢札記

  1. Lois 說道:

    你挑的還真是我的「心水」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