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作者:林同

胡蘭成,浙江嵊縣人,一九零五年生。此人大節有虧認賊作父,小節也不齒於人,與異性交往喜新舊,同《滾》片的主角章能才一樣,根本不配講「轟轟烈烈」、「至死不渝」的愛情。他二十歲奉父母之命迎娶唐玉鳳,廿八歲續娶應英娣;三十九歲姘上張愛玲後,與英娣分手。四十歲到武漢任《大楚報》社長,由汪偽政權縣政府安排住在漢陽縣醫院樓下,又仗勢誘姦了十七歲的女護士周訓德。日本投降之日,他悄悄逃往鄉下,周小姐在懲治漢奸時受株連被捕,他聞訊毫不動容,拒絕自首;同學斯頌德的庶母范秀美冒險從諸暨送他到溫州,在兩晝夜旅程中竟苟合為夫婦,又是一番海誓山盟。然而大難臨頭各自飛,一九四九年夏他隻身赴日本投奔汪偽時期的日本主子池田篤紀。租住民居期間,他又與房東太太一枝勾搭上,差一點惹下妨礙家庭官司。四十九歲,他娶汪偽特工總部警衛隊長吳四寶遺孀佘愛珍為妻,靠這個雙手會開槍的女人開酒吧維生,曾兩次因販賣麻醉品惹上官非。晚年他不甘寂寞,走了門路去臺北中國文化學院執教 。但他始終不以那段不名譽的經歷為恥,在《山河歲月》、《今生今世》兩書中恣意污衊神聖的八年抗戰,招致寶島文化界齊聲抨擊,最後不得不返回日本度過他的風燭殘年。

日本軍閥侵略中國是打著「大東亞共榮」的旗號的,於是胡蘭成在《山河歲月》第八章中侈言:「蠻夷狄戎亦有他們的好處,要求與漢文明生為一體……文明是天下人所私有的,但成就文明,即舜是東夷之人亦可,乃至殷人滿人入主華夏亦可。」談起抗戰八年向大後方逃難的人群,他大說風涼話:「中國人是喜歡在日月山川裏行走的,戰時沿途特別好風景,許多沒有到過的地方都去到了。學生連同婉媚的少女渡溪越嶺,長亭短亭的走,好像梁山伯祝英台……」(《山河歲月》第十九章)

逃難的歲月,果真這般美好嗎?經濟學家千家駒在《七十年的經歷》一書中提及一九四四年九月湘桂路大撤退時的悲慘景象:「沿途難民擁擠,死亡狼藉……火車和公路上滿是難民,平時五六小時的路程,這時走十多天也到不了。」

桂林百貨同業公會理事許有恒在四四年十月九日《貴州日報》寫道:「由桂林疏散來黔之四五十萬民眾,逗在金城江、六甲之間,既乏旅店可住,又無民房可借,露宿風餐,晝則烈日當空,夜則寒風砭骨,疾病叢生,死亡相繼……金城江車站因調車失慎,致彈車爆發,死者數千。」桂林名記者皮以存在《湘桂大撤》一書中描述了撞車災難的慘景:「鐵軌旁有一條被火車輾斷的大腿,月臺上則躺著那個失去大腿的死人。軌旁一堆稻草中有一個滿身帶血的嬰兒在蠕動,她的眼睛還來不及看見苦難的母親,便被遺棄了。」

在向西流徙的道路上,畫家沈振黃從汽車頂的座位上被顛下來,因流血過多死在離獨山十八公里的地方,孫中山的衛隊長伍慎修被炸傷,救傷途中因顛簸過甚,不幸傷口破裂而死。國民參政員李璜隨軍風紀巡察團到達湖北通山後,正值日機濫炸,這位少將銜的國防參議員隨人群避入防空壕中,猶被沙石打入皮肉。事後他在《學鈍室回憶錄》中說:「敵機投下許多硫磺彈,火光能炙面發熱。但見路邊或樹上,或人腿一隻,或人腸一串,東也是屍體,西也是屍體,令人不忍卒睹。」

(按:此文摘自林同的〈《滾滾紅塵》與胡蘭成〉,原載明報月刊1991年1月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1. Rodolfo Tocci 說:

    thank 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