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羨林

季羨林老先生以九八高齡謝世,碩學鴻儒,又少一個矣。他著多極豐,據云最得力之作為八十萬字的《糖史》,獨闢蹊徑,見解精到。《糖史》編入廿四卷《季羨林文集》的第九、十卷,可惜沒有單賣,買齊廿四卷,又太工程浩大,因此至今無緣拜讀。

我只看過他的《牛棚雜憶》,此書不少人讚好,我卻覺得季老寫來未免火氣太大,只一面倒罵人,甚至詛咒人,以受害者自居,但他真的未曾施害於人麼?一次也沒有?我頗為懷疑。如果說只有他施害於人是被迫的,別人對他的迫害就滅絕人性,實有點那個。他晚年的《病榻雜記》,充滿幽默睿智,便好看多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50-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季羨林

  1. 李學斌 說:

    要放在適當的時代背景後。 《牛棚雜憶》是在六四後,重新湧起浪潮衝擊極左。文革後曾有一陣子,興起(或容許)傷痕文學,六四以後啥都模模糊糊,欲言又止。牛棚雜憶把悔氣話吐了出來,在禁忌時期重開缺口。

    許多批評《牛棚雜憶》的人,也不是真正厚道,一時間「真正厚道」變了種泛化道德,讓後來忘掉時代背景的人更加迷惑。

    季羡林不是正宗的國學大師,但在該時空裏,半推半就地被頂上了空位,因而招來睥睨和質疑,誰之咎?時勢造英雄嘛,姑且容許言者與讀者一起外化昔日之軀,讓今世精神從中脫殼。《牛棚雜憶》也是時勢造出來的,才受好評。能經得起時間洗禮的,恐怕就只有《糖史》了。

    希望日後編印《糖史》的人,也多收集批評《糖史》的好文章。季老功在獨闢蹊徑,闖出新路;而不在舖板築欄,史論和考證都不由得他專美。

  2. readandeat 說:

    我也覺得季羨林不是國學大師(懂點國學的人就知道什麼才是國學大師),上次不知什麼國學大師選舉他上了榜,我已覺得很不合理。

    以前讀書時,老師曾推薦讀季老的散文,說感情真摮。我才買了幾本來看。

    本來想寫寫他的書,但未寫人已去了。

  3. 馬吉 說:

    季羨林自己也不承認「國學大師」的招牌的。

    readandeat,等著看你寫季老的書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