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箱

最近買了本「袋裝線裝書」《紅樓夢圖詠》,十分精致。原來這等線裝有個名堂,叫「巾箱本」,早在五代已有了。今在書店又發現幾種,如納蘭詞和南唐二主詞等。納蘭詞是非買不可的,我最早買的線裝,就是納蘭的《通志堂集》,然後才是甲戌脂評。

珍藏的線裝中還有俞平伯的《古槐書屋詞》。俞的曾祖父俞樾,是晚清的經學大師,父親俞陛雲也是詞學家。俞氏可謂家學淵源,他與胡適是第一代的紅學家,他同時得到乃父真傳,對詩詞也極有研究。我最早讀的一本《唐宋詞選釋》,正是他的力作,後來又買得俞陛雲的《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父子雙璧,各有特色。

詩話、詞話,是我國優良傳統,古人是當作抒情筆記來寫,甚有味道。但這樣的書,非有相當國學根底寫不出來。除了這兩本,清代大才子袁枚袁子才的《隨園詩話》是我的至愛。近人解說詩詞的以沈祖棻的《宋詞賞析》最為精到,不僅剖析詞中意境,也縷述作詩作詞心法,對初學作詩者甚有助益。

回說俞平伯的《古槐書屋詞》。這詞集好像在三四十年代已出版過,後來絕了版。到七九年俞夫人病中奮力重鈔,才得重新出版,其意義不獨在於保存老一輩文學家的舊體詩詞作品,更見證著那一代人矢志不渝的深情,在現今愈來愈涼薄的社會,是不可多得了。

南唐二主詞的集子我已有好幾種,本沒意再加添,可是隨手翻翻那巾箱,赫,還有朱印的集釋,像王國維的、俞陛雲的……有意思,有意思,閒時沏一杯龍井,趁著午後的陽光讀之,嘩,神仙享受了;不禁見獵心喜,連李清照的《漱玉詞》也不放過,一併捧在懷裏,感覺非常充實。三套書折扣後總共不過七十多塊,大大超值!幾時柳永公子的《樂章集》也來個巾箱,讓我齊集之,就更無憾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