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裝脂頭

張愛玲一恨紅樓夢未完,我的恨事,就是還未見到愜意的紅樓夢脂評匯校本。有一回天真起來,竟跟一個也酷愛紅樓夢的朋友發願自己來弄一本。由她負責打字,每打好一回,就由我來釘裝。最後當然是虎其頭而蛇其尾,不了了之。只留下這麼一篇記錄。

我自訂線裝時從沒有考慮過書脊釘孔的雙單問題,是自然而為,忽地被你問及,卻糊塗起來。你知啦,我們中國佬辦事都是和稀泥,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就算,一切都是故老相傳,哪有甚麼法規可言。像你說的那樣,動手之前先作個通盤計畫,要刺多少個孔,如何下針,想想也叫人頭腦爆炸。

然而我被你一問,回家查看一下手頭的線裝書,哈,原來所有釘孔都是雙數的。也許當初老師教製作時有提過,漸漸我就忘記了,亦沒有再深究。幸而你問一問,否則到時胡亂打孔,就將大好一本線裝糟塌了。

起針我通常由底部開始,而至書頂。這倒並非常規,如所藏的《紅樓夢圖詠》,便是由中間起針的。至於如何打孔,如今的線裝書,釘孔齊齊整整的,大概都是機器幹的。我習慣用小號鋼釘,運陰柔之力,鎚打書脊,慢慢打出釘孔,效果也不差。

字體用瘦金固然最好,但瘦金的字量不多,恐不敷應用,倒不如簡簡單單用細明體,存字夠多,造新字也方便。紙張當以玉扣紙為上選,不過它紙質太薄,若雙面打印,說不定字跡「力透紙背」,反讀不清楚。倘若不雙面,八十回「脂頭」(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也),就不知要多少分冊才夠。我看乾脆用A4白紙,反樸歸真,未嘗不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古代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