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蛋母雞咯咯叫

那天我聽從你的指示,跑到在那間九樓書店,轉了幾個圈,卻找不著庚辰,低下頭一看,原來壓在書堆下面;一函八大冊,頗精緻,大抵正是Lois好幾年前在京城看見的版本。那時售價也要千多塊,如今這套也不遑多讓,須一千大洋。我並非紅學家,既已有了線裝甲戌本,若再花千元買另一套回來,只作「觀賞」,未免奢侈。我撫摩良久,最終還是放了下來。佛說,放下,得大自在,信焉。

一千元其實可以買到好多好書啦,例如金瓶梅,三百大洋,兩巨冊,已夠消磨一個炎夏。又例如漫畫本《追憶似水年華》,只是一百元不足。花了一天讀畢,兩星期過去了,那美感仍存留心中。普魯斯特原著中提到好些法國糕點,讀者不容易想像得出其樣子,這漫畫乾脆將它畫給你看。又如書中那法國鄉居的無限風光,唉,都讓你看得呆了。還有那文字:「梅塞格利絲那邊總是有風吹過身邊……我聽說斯萬小姐常去拉翁……炎熱的午後,我看到一陣輕風從最遠的地平線吹來,吹彎了麥田……像流水般蔓延開來……這片我們共有的平原好似拉近我們,連結我們;我想這陣風也拂過她身邊,呢喃低語的風為我捎來她的消息……風一吹來,我便擁住它。」這是作者初遇上隔壁女孩斯萬小姐的感覺,讀者也想跟他一起擁住那吹拂過斯萬小姐的風了。

好些人寫了文章或出了書,愛說就像生了孩子一般。世上的男女,男的固不懂得生孩子的喜悅,女的未為人母者,恐怕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此這是個極拙劣的比喻,沒有多少人確切感受得到。當初不知哪個渾蛋說的,其他人也來拾人牙慧,居然就說開了。普魯斯特自小愛讀書,卻從不敢寫文章,以為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華。有一趟他回家,看見路上風景,竟觸動他寫成一篇文章,他說:「我感到多麼開心……宛如剛下完蛋的母雞拉開嗓門唱起歌來。」這才是個生動的比喻,母雞興奮起來,昂著首,咯咯咯地叫,誰都有一樣的觀察,也有差不多的感覺。

此書原版聞說法國文化協會有售,呀,看幾時去捧回來,對照讀一讀,亦人生一大樂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