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權補充資料

剛在這兒說起覃權,日前就讀到覃的朋友張灼祥在蘋果寫他的文章,有些資料可以補充:

- 覃權「長得挺帥,說起話來,斯文淡定」;
- 他死前不久,還當過一陣子電影演員;
- 他是被發現昏迷在浴缸身亡的,當時有人以為是自殺。

他似乎很喜歡寫樹,《遠去》中就有兩篇題為〈樹〉的詩。張灼祥另引了一首,不見於《遠去》,或benji從《覃權詩集》的摘錄,不妨也刊在這裏:

一列綠馬
自藍海
步上柔靜的
島背
慢慢地
走進白雲裏去了

此詩連同另一首〈窗〉原刊於一九七一年二月一日出版的《70年代》。〈窗〉已收錄在《遠去》中。

有趣的是,這位張先生還提到許多詩人跟他吃飯或喝咖啡,從不付鈔,讓他很不高興,說:「寫詩,畢竟不是拿了什麼通行證,想怎樣就怎樣的。」因此覃權喝咖啡付錢,他就大為讚賞。

誰誰喝咖啡付款不付款都記了這麼多年,張先生也未免活得太辛苦了。

相關文章:
覃權(附詩鈔)
咖啡時光
咖啡的滋味
女孩永遠
有所思
記覃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