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有易,說無難

王力一九二六年考入清華大學研究院,師從時稱四大導師之一的趙元任學習語言學。在這期間,王力寫了篇論文《中國古文法》,講到了「反照句」和「綱目句」兩種,並加了個附言:「反照句、綱目句,在西文罕見。」趙元任讀到後,在上面批道:「刪附言!未通熟某文,斷不可定其無某文法。言有易,言無難!」趙元任沒有指出王力這樣論斷的對錯,可是對未深通的東西斷下結論的學術方式,確是有效的清涼劑。

不過,王力對此似乎還體會不深。未幾,他又寫了另一篇論文《兩粵言說》。為鼓勵學生,趙元任將它介紹給《清華學報》發表,但對其中論斷,例如說兩粵沒有「撮口呼」,心裏感到不踏實。一九二八年,趙元任到蘇州、杭州、廣州一帶考察方言。在廣州時,他發現這一帶就有「撮口呼」的讀音。此時王力已到法國留學,趙元任專門致函巴黎,向王力指正此事,還特別以「雪」字,作為兩粵有「撮口呼」的實例。

王力在巴黎接到此信,「深感慚愧」。後來他分析自己所犯的錯誤有二。一,論文題目本身就是錯誤的。方言是非常繁複的,有時一個地方就有多種,必須而且應當一個一個地點調查研究,決不能將方言極多且複雜的「兩粵」作為一個整體去研究。二,王力是廣西博白人,他是以博白中沒有撮口呼來推斷兩粵沒有撮口呼,「這在邏輯推理上是錯誤的。」

他在巴黎大學的博士論文,仍然選擇了兩粵一帶的方言為研究題目,但嚴格收束,縮小地區,即《博白方言試驗錄》,最後以此獲得博士學位。一九四三年王力寫成《中國現代語法》一書,在「自序」裏他提到:「元任先生在我的研究生論上所批的『說有易,說無難』六個字,至今成為我的座右銘。」

(摘自方繼孝《舊墨四記──文學家卷上篇》,頁64-66,國家圖書館出版社二00九年四月)

附記:魚頭老大在拙文〈《陳寅恪與傅斯年》可以休矣〉留言,說及趙元任夫人楊步偉的筆力不在楊絳之下。這個我絕對同意。我當初就是看老大的介紹,才找楊步偉的書來看的。台灣讀者常常跟著老大的書單買書,我這個遠在香港的讀者也是一樣呢。

 

這《早年自傳》一九七五年出版。趙元任一九八四年自美國寄贈王力,在扉頁題上:”For Prof Wang Li一“(給王了一教授)字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說有易,說無難

  1. 魚頭 說道:

    馬吉,王了一先生書教得好,文章寫得棒,想學文白夾雜,想知道什麼叫「文氣」,『龍蟲並雕齋瑣語』值得一讀再讀。眼高手低的教授常見,文章不行,只好以滿篇術語跟理論來嚇人。像王了以這樣「信願行證」一以貫之,那真是少見的。呵呵~

    • 馬吉 說道:

      像王了一那樣的老一輩人,學養好,出手就是駢四驪六,學也學不來。董橋也盛讚王了一,讚完之後,也學人家來一手文白夾雜,卻是不淪不類,難看極了。我就不明白他憑甚麼以文章大家自居。我看他自稱遺少,也是火候未夠。

      《龍蟲並雕齋瑣語》除了當初觀察社那本,後來在八十年代出版過增訂本,繁體豎排,共三冊,我曾經有過兩冊,竟弄丟了。好在這幾冊在孔網仍不難找,也就不忙補購回來。

  2. NeptWang 說道:

    僅是路過,多謝您的文章
    ——見到有一處可能值得商榷:“趙元任一九八四年自美國寄贈王力”
    按照片中的文字為 Rulan “Iris" Chao,應該是趙元任先生長女趙如蘭寄給王力教授的。(趙先生於1982年逝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