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不可奪志

一九七四年一月,毛澤東與江青發動「批林(彪)批孔(子)」運動,除了針對林孔,矛頭也暗指周恩來。梁漱溟當時是政協委員,亦是老牌尊孔派。他對當前的運動,卻一直不置一詞。持續了個多月,便有人警告說:「對重大政治問題保持沉默本身也是一種態度,這裏邊有個感情問題,立場問題。」

梁漱溟無奈,終於在二月廿二日登台開講:〈今天我們應當如何評價孔子〉。他衣冠整潔,神釆照人,大皮包裝得鼓鼓的。他站起來發言,先從皮包把講稿、參考書、筆記本一件件取出,擺在會議室的茶几上。由於他已八十高齡,主持人一再請他坐下來,他禮貌地擺擺手,就像半個多世紀前在北大講課一樣,慢條斯理、有聲有色地講了起來。

第二天,消息傳開:「梁漱溟開講了,半天沒講完。」二月廿五日,梁又講了半天。講話內容大致說,他認識的孔子,有功和過兩方面,在沒有新認識前,他只能表裏如一,不能同意時下批孔意見。他的看法是,中國上下五千年文化,孔子是承先啟後人物,既接受了古代文化,又影響著他以後的中國文化,其影響力無人能及。中國文化源遠流長,世界獨有,致使外來的種種文化思想,都要經過消化熔煉,變成中國自己的東西,才能得到發揮,這是世界上許多國家所不能及的。談中國文化,要認清楚孔子的位置,不必盡糾纏枝節問題。

說到現在所批判的「克己復禮」,他點出既然那時候中國沒有典型的奴隸社會,何來奴隸主之「禮」?至於林彪大書「克己復禮」條幅,掛在臥室,究竟是何意思,那要問他才知道了。

這樣的講話,自然引起軒然大波。一場場對他的批判接踵而來,擾攘了七、八個月,才漸漸告一段落。在一場批判會上,主持人問他對連月來批判的感想。他始而不答,最後卻脫口而出:「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

此語震驚四座。他解釋說:「孔子本身不是宗教,也不要人信仰他,他只是要人相信理性。我只是相信自己的理性,而不輕易去相信別的甚麼。別的人可能對我有啟發,但也還只是啟發我的理性。歸根結底,我還是按理性而言而動。因為再三追問我,我才說了『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的老話。吐露出來,是受壓力的人說的話,不是在得勢的人說的話。匹夫就是獨自一個,無權無勢。他的最後一著只是堅信自己的『志』。甚麼都可以奪掉他,就是這個『志』沒法奪掉,就是把個人消滅掉,也無法奪掉。」

(參考書:汪東林《梁漱溟與毛澤東》,吉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五月。劉克敵《梁漱溟的最後39年》,中國文史出版社二00五年四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名:東方學術概觀
文類:文論
作者:梁漱溟
裝幀:平裝,簡體字
開本:14 cm x 21.1 cm
頁數:196
字數:不詳
印數:4,290
定價:RMB$1.30
書號:2329.8
出版日期: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年初版一刷
出版者:巴蜀書社

此書收錄了梁漱溟文革時寫的文章,〈今天我們應當如何評價孔子〉也在其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梁漱溟不可奪志

  1. 陳 沛文 說:

    對梁漱溟先生的認識,正是借由梁文道《開卷八分鐘》談到的這句“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