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不如改改戲路

林行止寫的東西我素來不喜歡,內容也許紮實,只是文筆呆板,使人奄奄一息,啊不,是懨懨欲睡。相比之下,曹仁超「白廣夾雜」(即白話廣東話夾雜)的文章就好看多了。信報我現在已改看電子版,曹仁超的《投資者日記》也由每天見報改為每周,但想當年我買信報,首先就是看《投資者日記》,再及其他。那時我在銀行工作,許多同事包括上司都必看信報,也是先看《投資者日記》。《投資者日記》通常篇幅較長,有兩三千字,然而全不覺悶。有一段時間,它未談投資之前,先會寫些老曹跟行山友的八卦見聞,多是政壇花邊,亦莊亦諧,令人捧腹之餘,也發人深省。我曾經將那些八卦見聞逐日剪存,後來不知怎的,八卦見聞忽地沒有了,《投資者日記》讀起來也就有點失色。我的剪報沒多久也丟失了。

大家都知道林行止和曹仁超是信報兩大台柱,亦係最佳拍檔。可是自從信報賣盤給李澤楷,最佳拍檔的關係起了變化。可能老曹以為林生再不是老闆,而他又受到新老闆重用,不時向傳媒吹水,大談信報舊事,愈說愈得意忘形,惹得舊老闆林生大喝一聲「可怒也」,九月二日在信報發了篇〈舊事雖往矣 記錄當存真〉,一正視聽。

林生鄭重指出,現在到處以曹仁超名義招搖的,原叫曹志明。曹仁超是個寫作班子,非曹志明獨有。這正如石一哥是江青寫作班子一樣(石一哥是十一個的諧音,即班子成員有十一人),不足為奇,江湖上其實許多人都已知道。曹仁超自稱我老曹,早幾年信報出現在一個「小曹」,專談香港的高級會所,行文也有老曹之風,甚有看頭。小曹的文章也是集體創作的,我那時就猜當中的成員,有部分來自曹仁超班子,甚至是同一班人。

不過,林生還爆料,原來曹仁超的行山友故事,還有那許多政壇大老的花名,如甚麼「紅色肥貓」、「排骨(泰山)」等,均是他「或套用、或創造的戲筆」,跟曹志明無關。《投資者日記》不再出現行山友,我以為是曹志明受了報館壓力,不敢再寫。誰知恰好相反,由於那些東西不是曹志明寫的,不少人問起他來龍去脈,他只得支吾以對,十分尷尬。林生體諒他,才停寫行山友。

甚至乎曹仁超自稱我老曹,也是林生所為。以至老曹的口頭禪木宰羊,同樣來自林生。木宰羊我只知道大約是「不知道」、「天曉得」的意思,但源出何經何典,則也木宰羊。據林生說,此語「偷」自柏楊著作,是閩南話「無知影」的變文,就是不知道的意思。嘩,原來《投資者日記》最精采的部分,都是林生手筆。睇佢個人木木獨獨,估唔到有此一手,失敬,失敬。林生既有此別才,何必埋沒它,不如轉轉戲路,多寫些老曹式文章,造福閱讀界,亦一大功德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則回應給 林行止不如改改戲路

  1. readandeat 說:

    所以,我鍾意看林先生寫的放屁小文章(真的是寫放屁)。

  2. readandeat 說:

    咦,我正頭痛要買什麼大陸新書。謝謝﹗

  3. 魚頭 說:

    木宰羊,在台灣,多寫成「莫宰羊」,確即台語「不知道」的音譯。台北新生南路龍安國小對面,有一家羊肉爐專賣店,就叫「莫宰羊」,招牌上說「無來還是莫宰羊,你來了就宰羊」〔不來還是不知道(手藝好),你來了就宰羊(給你試試)〕,下次馬吉到台灣,可以去宰羊一試。呵呵~

  4. readandeat 說:

    我也愛台北小吃,很久沒去了,可能認不得路了。

    看了你的舊文,也順道看了談陶傑那篇。其實我是先知道曹捷這名字才知道陶傑這筆名的,那時候我們還曹先生前曹先生後的稱呼他。有一次就是他撞車,嚇到我們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