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訏、徐速、司馬長風

黃燦然在《格拉斯的煙斗》提到徐速與徐訏。想當年我在《當代文藝》打工,恰值大儒唐君毅逝世,不少人都撰文悼念。徐訏也寫了篇〈憶唐君毅先生和他的文化運動〉,文中對唐君毅頗有些不敬之詞,惹得唐門弟子向他圍攻,非常狼狽。我記得當時《當代文藝》也發表了些回應,徐速先生閒談時也不時提到徐訏如何如何,我才知道他倆的交情不錯。

徐訏一九五O年就來了香港,至八O年去世,居港三十年,據黃燦然說,他一直不喜歡香港,視之為「令人憎惡的地方」。他的書在香港賣不出去,問徐速:「你是搞出版社的,老實告訴我,為甚麼我的書賣不動,而那些黃毛丫頭寫的書卻有人看?」徐速也答得妙:「大概因為這裏是香港吧。」很有外交家風範,答了等於沒答。

後來徐訏到浸會專上學院教書,校方以他未有博士學位,只讓他當個講師,甚至他當上了文學院長,他仍不能當教授,令他十分氣惱。

他有段時間放了個長假,到巴黎散心。他在浸會教的「現代文學」課,便找司馬長風代授。司馬原是研究政治的,文學研究非他所長。他也了得,硬着頭皮上陣,一邊惡補,教書寫稿之餘,一邊竟也寫出上中下三巨冊的《中國新文學史》。此書雖然錯漏百出,但眼光獨到,多年來都是研究者必備的參考書,在大陸尤其受歡迎。司馬長風機緣巧合,使香港多了個魅力非凡的新文學史專家,也是異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徐訏、徐速、司馬長風

  1. lslu 說:

    謝謝分享

    《我通我識》節目主持
    http://lslu.wordpress.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