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哂之

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爲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爾何如?」

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爲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赤,爾何如?」

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爲小相焉。」

「點,爾何如?」

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

三子者出,曾晳後。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爲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唯求則非邦也與?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則非邦也與?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爲之小,孰能爲之大?」

讀《論語》侍坐章,覺得孔老先生當真可愛,跟學生吹水,既從容不迫,不時還取笑一下學生。許多寫孔子的書,即使是以崇敬心情來寫的,也常將孔子說成個唔講得笑的老頭,實為大謬。相比之下,我反而覺得孟子為人較「寸」。像他那回見梁惠王,梁惠王問他有甚麼有利於對我國,他就一輪搶白,教人家毫無插話餘地,最後卻說:「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真係唔啱嘴形。換了我係梁惠王,都頂佢唔順,又點會聽佢講。

說回侍坐章。別以為這一章是記述孔子閒極無聊,便跟弟子東拉西扯。據錢穆說,那時孔子與弟子周遊列國回來,碰了一鼻子灰,個個心情唔靚,十分頹喪。孔子於是故意跟大家說說笑笑,開解一下。恰好曾皙說到賞樂的事,孔子連忙認同,說「吾與點」,希望大家得閒多D去娛樂,唱下K咁啦,唔好成日掛住功名用世之務。如果我們讀書時輕輕放過,不能體會孔子的用心,就嘥料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古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