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宓說《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李清照這闋《聲聲慢》,許多人以為無非是閨怨之作,實在大誤。據吳宓的解說,此詞作於南渡之後,棄家南逃的士大夫備受流離之苦,逃難百姓的顛沛流離就更不能以言語描繪。李清照目擊身受,痛切於懷,故作此詞以紀之。詞中通篇皆寓此意,而「雁過也……」乃其警句。北雁南非乃秋來之象,睹雁悲秋,乃古來常情。然而李清照說的是彼雁乃舊時相識。何所云?在金人入侵中原之前,這北飛南雁,固常飛過中原天空。彼時中原士庶人等常見到牠們。日今,卻於流離失所之際,國破家亡之時,再見這些北雁飛而過之。睹此舊時相識,望見牠們從淪陷之家鄉飛來,睹雁思鄉,豈不倍加傷心?

吳宓申論說,詞人於此蘊有哀怨之長篇潛台詞:雁啊,你可曾認出我們這些流離南逃之士庶人等,原是你往年飛越中原時常見之舊相識?你可曾看到,我們今天顛沛之苦,感到我們的國破家亡之憂?你從中原來,可否告訴我,我們那淪陷於侵略者鐵蹄之下的錦繡河山,日今被踐踏成甚麼樣子了?……

(摘自張紫葛《心香淚酒祭吳宓》,頁25-26,捷幼出版社一九九八年三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古代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吳宓說《聲聲慢》

  1. lslu 說道:

    預祝各位中秋節快樂!

    《我通我識》節目主持
    http://lslu.wordpress.com/

  2. 遠堂 說道:

    吳宓字雨生,又字雨僧,此名最為人知,料是出自竹山詞之「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雨僧先生學術精深,情場失意,晚年坎坷,文革期間,更在劫中,令人唏噓不已。
    《吳宓日記》得他弟子錢鍾書作序,先生泉下殊堪告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