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uciary Duty

讀豐子愷子女的《緣緣堂子女書》(大眾出版社二00八年十一月),其中豐陳寶的信提及葉瑜蓀接到北京三聯之邀,要到香港辦竹刻藝術展,問豐的意見。豐於是說了他的看法,叫他不用特別辦甚麼申請,照去可也:

「這種事,上面一般是眼開眼閉的,關鍵在於不出問題。忽然想起一個比方:駕駛員開車辦私事,哪個駕駛員沒有這樣做過?但一旦在辦私事時出了車禍,那就苦了……(豐)一吟對我說,萬一有人問,你可說是你送吟,由吟擅自拿出去的。說三聯也好,說吟也好,反正責任不在你。你呢,你說我不知道有甚麼規定。天下法盲多着呢……」

據我所知,「駕駛員開車辦私事」,甚至沒有駕駛執照卻照樣開車在大路上奔馳,這樣的事情在大陸司空見慣。但豐老有所不知,這在香港此等講求法治的地方,倒是絕無僅有的。在香港,基本上人人都尊重法律、規則,不會亂來。

豐老也許更不知道的是,香港法律,或普通法系統中,有個重要的觀念,叫fiduciary duty,即類似盡己本分、辦事忠誠的意思。舉個簡單例子。一個阿婆,盲字唔識個,卻被兒子慫恿,簽字作了兒子向銀行借貸的擔保人。兒子還不起款匿藏起來,銀行只好向擔保人阿婆追討欠款。阿婆卻大條道理,說,喂,唔關我事喎,我都唔識字,我個仔叫我簽擔保咪簽囉。你猜法庭會不會接納阿婆的說法?答案是:No。因為她有fiduciary duty,明知自己不識字,簽字之前,該打聽清楚,不僅要向兒子打聽清楚,也要向獨立第三者打聽清楚,所簽的文件內容是甚麼,確定自己完全明白當中的責任,才去簽字。銀行也有其fiduciary duty,向阿婆解釋文件的內容,並提醒阿婆,別只聽兒子的片面之詞,如仍有不明白處,須向其他有識之士,例如律師查詢。如果當初銀行有做足工夫,一旦出事,阿婆只好認裁,怪不得人。

所以豐老那句:「天下法盲多着呢……」是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也不是抗辯、卸責的理由。豐老在大陸算是高級知識分子吧,對法律也是如此認識,其他等而下之的,就可想而知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