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香

今日,我在極權專制的共產黨治下,常以身為中國人為恥。原來一九四七年台灣人面對國民黨,也有類似感受。該年二月廿八日,台灣全島動亂,爆發流血衝突。高雄的參議長彭清靠,和其他仕坤代表企圖跟國軍調停。但當他們踏進司令部,立即被五花大綁。其中一個叫涂光明的代表,破口大罵蔣介石和陳儀,馬上被帶走,最後被槍殺。

彭清靠的兒子後來回憶他父親,回到家裏,兩天吃不下飯,從此不參與政治,也不再理會任何公共事務:「……他所嘗到的是一個被出賣的理想主義者的悲痛。到了這個地步,他甚至揚言為身上的華人血統感到可恥,希望子孫與外國人通婚,直到後代再也不能宣稱自己是華人。」

另外,前行政院長,現在的副總統蕭萬長,一九四七年只得八歲。他那時經常生病,家裏窮請不起醫生,幸好遇上潘木枝醫師,樂於替他及其他貧窮孩子免費治病。他的母親就常對他說:「潘醫師是你的救命恩人,永遠不能忘記。」

彭清靠等在高雄協調的時候,潘木枝在嘉義也是以議長的身分,和其他十一個當地鄉坤,到水上機場去與軍隊溝通。這十二個代表其後都被槍決。槍決時,蕭萬長雜在人群裏,看見全家人最熟悉、最感恩、最敬愛的醫師,雙手縛在身後,背上插著死刑犯的長標,在槍口瞄準時被按著跪下,然後一陣槍響,潘醫師倒在血泊中。

當時全場鴉雀無聲,沒有人敢動。蕭萬長那不識字的媽媽,不知何時,手裏已有一枝香,低聲跟他說:「去,去給你的救命恩人上香拜一拜。你是小孩,沒關係,去吧。」

蕭萬長拿著一枝香,怯怯地往前,走到血泊中的屍體前,低頭跪下來。

(摘自龍應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頁289-291,天地圖書二00九年九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