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存仁

董橋在蘋果專欄談及不久前逝世的柳存仁,稱為「柳先生」,對他頗為敬重。這位柳先生我所知不多,網上資料說他是「華裔澳大利亞學者」,又是「國際知名漢學家」。「漢學家」這名銜似乎該是封給鬼佬,華裔而又稱作「漢學家」,頗為怪誕。這且不理它。

他在抗戰期間,曾化名「柳雨生」在香港活動。後來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香港淪陷,他就跑到上海,「儼然敵偽文化界要人」,南京東京兩邊走,活動頻煩,被柳亞子稱為「同姓不宗的不肖灰孫子」。不過,這位柳亞子人品也不怎麼樣,他的學問也許了不起,但中共接管大陸後,他就成了毛澤東入幕之賓,不時跟毛主席詩詞唱和,是毛主席身邊少數的大紅人。

董橋說柳存仁一九三0年代就出版了《中國文學史發凡》,一九四六年曾在香港皇仁書院和羅富國師範學校任教,寫古裝話劇《紅拂》、《湼槃》,和姚克合寫《西施》、《秦始皇帝》,和黎覺奔合寫《趙氏孤兒》,跟香港頗有淵源。董橋所藏他的書包括《和風堂文集》、《新集》和《續編》等,都是大部頭著作。董曾約他給自己主編的刊物(想來是《明報月刊》)寫些小品,他雖然答應了,但正規著述實在多得要命,終於沒能成事。董橋對此甚感惋惜。

我倒有他的一本隨筆集《外國的月亮》,上海古籍二00二年出版的。當中就有幾篇董很有興趣的關於英倫舊事、歐遊舊事的文章。而我最感興趣的,則是他懷人憶往之作,如記述章太炎、錢穆、廢名、宋春舫等人的逸事,頗見趣味。有篇寫蔡元培的,拿蔡與梁啟超作比較,說梁著述雖比蔡多,不過論學識,蔡未必比不上梁。例如對於晚清大儒俞理初,梁在其膾炙人口的《清代學術概論》中只得兩行字,說俞氏跟許多考證家一樣擅長做札記而已。蔡卻獨具慧眼,在他所寫的《俞理初先生年譜跋》中如是說:「男女皆人也,而我國習慣,寢床寢地之詩,從夫從子之禮,男子不禁再娶,而寡婦以再醮為恥,種種不平,從未有而糾正者。俞先生從各方面為下公平之判斷。」點出俞氏的特點,為「認識人權」、提倡「男女平等」。這就真的很不簡單了。柳存仁能夠注意到這方面,見識也不簡單。儘管柳亞子之流稱他為不肖,我仍不免對他心生敬意。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柳存仁

  1. Roodbook 說道:

    1961年底房兆楹、杜聯喆夫婦從美國赴澳洲國立大學研究院太平洋研究所遠東史學系工作。一年後,柳存仁一家也赴澳洲國立大學。1963年8月房兆楹、杜聯喆夫婦離開澳洲返回美國。在澳期間兩家人交往很密,後來房兆楹、杜聯喆夫婦在澳飼養的寵物狗“胡胡”留由柳家照顧。

    杜聯喆撰《旭林存稿》【340-346,363-365页】(1978年2月,臺北:藝文印書館)。

  2. 遠堂 說道:

    我藏有柳氏的《和風堂讀書記上、下冊》及《倫敦所見中國小說書錄》,都是香港龍門書店出版。他治學博大精深,皇仁書院、師範學院及港府教育「司」署,如何容得下這位大師級的學者。柳雨生是他早年的名字。
    他有一篇〈觀《傾城之戀》〉,收錄於陳子善著的《說不盡的張愛玲》。

  3. 馬吉 說道:

    謝謝。

  4. 遠堂 說道:

    頃閱《古今》雜誌第十期(民國31年11月),其中柳的一篇《談自傳》,文末附作者略傳。他寫到「柳雨生,初名存仁,字雨生,後遂以字行﹍﹍。存仁是舅公為取名﹍﹍雨生則其友人星家袁樹珊先生所起也,謂其五行缺水。」
    日治時期在上海、南京活躍文壇的柳雨生,抵港後則以原名聞之於世。
    謹誌數言,以饗書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