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張蓮花箋

魏荒弩在《櫪齋餘墨》(南京師範大學二00八年)提到,他祖傳有十二張蓮花箋紙,每張一尺見方,上面粉荷一朵、水蓼兩枝,紙面有暗格十四條,古意盎然。一九七七年冬,他曾拿箋紙給沈從文鑑定,沈一見喜形於色,連說好紙,好紙;又判定它為十九世紀後期至二十世紀早期的製作,實為珍品無疑。

魏打算請十二位作家題字,分別找了葉聖陶、俞平伯、臧克家、王亞平、柳倩,常任俠、艾青,但再也想不起該找誰,索性將餘下的箋紙,全數送給沈從文,由他獨自揮毫,任意馳騁。可是,沈有個習性,愈是好紙愈不敢輕易下筆,怕把紙給糟蹋了。直至一九八八年沈逝世,那幾張箋紙仍是原封未動。又過了十年,一九九九年沈的兒子虎雛整理父親遺物,發現那些箋紙,才又物歸原主。

書中附了有關箋紙的圖片,可惜是黑白的,不過亦令人賞心悅目不已。

葉聖陶題箋

俞平伯題箋

臧克家題箋

王亞平題箋

柳倩題箋

常任俠題箋

艾青題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