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一多與馮友蘭的鬍子

抗戰時期,長沙臨時大學師生要遷移到昆明上課。他們兵分三路,一路由長沙經粵漢線南下至廣州,轉香港、海防,通過滇越鐵路到昆明。一路經由桂林、柳州、南寧,過鎮南關進入越南,到河內轉乘滇越鐵路赴昆明。另一路就是徒步旅行團,一九三八年二月二十日出發,四月廿八日到達昆明,歷時六十八天,走了一千六百多公里,團員有師生兩百多人,可謂壯舉。

聞一多和李繼桐都參加了旅行團。他們起步之時相約留起鬍子,去到昆明,兩人的鬍子都已很長,便一起去照了相留念。聞一多還立誓說:「這一大把鬍子,是因為抗戰失利,向後方撤退蓄起來的,一定要等抗戰勝利才把它剃掉。」他果然到抗戰勝利後,才剃掉鬍子。他給妻子寫信時,對自己鬍子洋洋自得:「妳將來不要笑,因為我已經長了一副極漂亮的鬍鬚。這次臨大到昆明,搬出好幾個鬍子,但大家都說只我與馮芝生的最美。」

馮芝生即馮友蘭。他是走第二路。當他乘車離開長沙,車到離鎮南關不遠的憑祥縣城,穿過城門的時候,他的左臂碰在城場上,上臂骨折了。事後金岳霖對馮的女兒宗璞提起此事,說:「當時司機通知大家,不要把手放在窗外,要過城門了。別人很快照辦,只有你父親聽了這話,便考慮為甚麼不能放在窗外,放在窗外和不放在窗外的區別是甚麼,其普遍意義和特殊意義是甚麼,還沒有考慮完,已經骨折了。」結果,馮友蘭在河內住了一個月醫院料理,鬍子也就長起來了,從此就成了美髯公。

(圖為聞一多和李繼桐,攝於赴昆明途中)

(摘自劉宜慶的《絕代風流──西南聯大生活實錄》頁2-8,頁13-14;秀威資訊科技二00九年八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