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本事

最近讀了台灣作家蔡登山兩本談新文學的書。老實說,文筆平平,而且可能他讀得大陸書多了,行文常不能擺脫大陸腔調,如甚麼「光輝的詩篇」、「受到不公正對待」等,但全書總算資料詳實,見人所未見,仍然很可讀。我做了些札記,現先說說關於沈從文的部分。

沈從文追求張兆和的事眾所周知。那時沈任教中國公學,張是他的學生。沈年廿六歲,張才十八。沈對張一見鍾情,大力追求她,不斷給她寫情信。她不知所措,向校長胡適投訴。胡卻說,沒甚麼嘛,大家可以通通信嘛。沈持續給她寫了三年信,終於打動了她,使她成了沈夫人。

他們一九三三年結婚,在蜜月期間,沈開始寫作《邊城》,寫到一九三四年才完成。說的是一個女子翠翠偶遇一個男子,愛上了他。沒多久他要離去了,不知回不回來。翠翠便每天在河邊等他。照說沈新婚燕爾,心裏該充滿喜悅,不知何故竟寫出如此哀傷的故事。原來沈追求張的時候,又戀慕一個文學青年高青子。他們頗有些交往,各自又寫了些小說互傾情愫。後來是高青子選擇退出,沈才了結了這段霧水情緣。《邊城》中的翠翠,正是影射高青子的。

沈提到《邊城》時,說:「沒有一個人知道我是在甚麼情緒下寫成這個作品,也不大明白我寫它的意義。」又說它是他將自己「某種受壓抑的夢寫在紙上」。他逝世後,張兆和編訂《沈從文家書》,在後記裏說:「從文同我相處,這一生,究竟是幸福還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他。」

《邊城》初版於一九三四年,以後又陸續有所修訂。我恰好有它的三四年初版,又有他去世後出版的《邊城集》,有空或可新舊對照,看看有何改動,當非常有趣。

相關文章:沈從文的《邊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邊城》本事

  1. 曉莊 說:

    好像是叫高青子。

    蔡真是文笔平平。我看过广师大出的《民国的身影》,真没发现他是“台湾作家”。

  2. Scorpio 說:

    張兆和寫下那一句,弦外之音大概是她的一生也不能算是幸福吧。

    • 馬吉 說:

      多年後有人問起張兆和關於沈從文的情事,她仍憤憤不平.
      我覺得男人總比女人自私,自以為才子,就可以"多情",四處留情.但才女似乎沒有這特權.像張愛玲,就只有胡蘭成和桑孤兩個,而且與桑弧一起還是跟胡蘭成分手之後.女人很少有一腳踏兩船甚至幾船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