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充和工尺譜歸董橋私藏

沈尹默是書法名家,但他的書法起初只是平平,有一回陳獨秀看過他的詩稿,說他的詩還可以,字就不敢恭維。他從此發奮學書,終有所成。張充和曾跟沈學習書法,寫得一手秀麗的工筆小楷。她也是崑曲行家,曾寫過幾冊小楷工尺譜,都甚精緻。她最滿意的一冊是《牡丹亭.拾畫.叫畫.硬拷》。此冊除了書法上乘,還加注了她自己的唱腔,極有文獻價值。

她已九七高齡,打算慢慢將家藏的字畫散掉。《牡丹亭.拾畫.叫畫.硬拷》她就打算捐贈蘇州戲曲博物館。董橋得知後,托人轉告,說想她將那冊珍本割愛給他。他結果得償所願,得手之後,在蘋果專欄寫了篇《工尺譜歸我珍存》,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我讀後卻大為扼腕。董生自稱不大懂得崑曲,對那些工尺譜也不認識,他收藏此譜,除了把玩,不知還有何作用?其中的妙處,恐怕他也不能十分領略。如果它藏於公家,能讓更多人參考、使用,而且那些人該比董生精於此道,也就更用得其所。它甚至可能得以影印出版,受惠的人便更多了。如今卻只由私人秘藏,董生得意之餘,可有想到他跟公家爭奪此譜,是間接扼殺了文化的傳播?

當然,今日的公家也不是完全靠得住。我就聞說,許多珍本由國家機構收藏之後,反而秘不示人。像甲戌本的真本,自從上海博物館購入之後,就一直神神秘秘,不知何時得見天日。張充和最後決定將曲譜棄公投私,大抵仍對那個國家的機構不夠信心,怕他們比私家更糟蹋自己的心血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張充和工尺譜歸董橋私藏

  1. 引用通告: 張充和手抄崑曲譜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