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敢苟同

香港有位繪本作家John Ho,我讀過他的《蜂蜜綠茶》,頗為動人。早前他在明報周刊發了一文一圖,文是分行,題為〈思念是一種病~〉,並不長,不妨照抄:

一年過去了
真的沒有再遇上你了

聖誕的一個別去
背影是走遠KTV的地牢內

卻留下一個功課我每天勉強
就是忘記

功課沒有好好做
只有好好看着你留給我的那份禮物
就是跟你一起的每張照片
一年過去了
思念病都仍未康復
但又不想去醫

病沒法好
只能如螞蟻般
在地上無目的地追追逐逐

病沒法好
等候着失憶症來臨
便能病到病除

寫得還滿有感情的,結句「病到病除」是神來之筆,以病來治病,怪可憐的。我想挑剔是「病沒法好/只能如螞蟻般/在地上無目的地追追逐逐」幾句。螞蟻營營役役,是為了儲糧,是牠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絕非無聊。人類為了虛無縹緲的愛情要生要死,在螞蟻看來,才是挺無聊的吧。

另外,一月號明報月刊登了大畫家吳冠中一篇大文〈天葬林風眠〉。吳老的畫在拍賣場動輒上百萬千萬港元,他卻不希罕,近期陸續將其傑作捐給新加坡、香港等地的博物館,自己寧願過些簡單的生活,真的視錢財如糞土,令人肅然起敬。他的文章也有一手,我讀過他的《畫外畫》,解說作畫的心情、寄托,非常可讀,是上乘的散文。

他在明月大文中如是說:「林風眠……落難於重慶,住在重慶南岸一家工廠的倉庫裏,孤身一人到公共食堂打飯吃。李可染去看他,見他用簡筆畫馬,一天畫了九十幅,稍不滿意就重畫……後來,在『文革』期間,他被迫將自己的作品撕碎後從馬桶沖走……今日,拍賣行遍及各地,其中林風眠的作品大量湧現,但專家及有心調研的人,都認為出現在拍賣市場的林風眠作品,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偽作……其藝術被抹黑,從此,人們不識廬山真面目。我感到彷彿將林風眠的屍體置於西藏高山,被羣鷹啄食。一生忠於藝術的林風眠,最後卻享受了天葬。」

吳老說來十分悲憤,也可見其忠於藝術的情操。只是,天葬是西藏人對死者極莊嚴的儀式,對被葬者是無上光榮。吳老卻視天葬為屍體被羣鷹糟賤,雖是比喻,卻也有歧視西藏文化之嫌,小子未敢苟同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