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鍾書臧否人物

有一回陸灝拜訪錢鍾書,問起他對文化名人的看法。他便老實不客氣,逐一點評。提到王國維,他說一向不喜歡王國維的著作。在《談藝錄》中曾講到,若王國維真的看全叔本華的書,就不會用來評《紅樓夢》了。王國維從日本了解西方哲學,自比嚴復的眼界要寬,但嚴復海軍出身,能了解西方(主要是英國)哲學,已是相當不容易了。

對於陳寅恪,錢覺得他不必為柳如是寫那麼大的書。陳寅恪注錢牧齋的詩,漏注一處,即《管錐編》中引的《楞嚴經》的出典。錢對陸灝說,陳寅恪懂那麼多種外語,卻不看一本文藝書,就像錢以前說的比喻,擁有那麼多宮女,可惜是個太監,不能享受。

對於張愛玲,錢很不以為然,說她近視,又不戴眼鏡,總是眯着眼,又喜歡穿怪裏怪氣的衣服,還不如蘇青樸實些。錢又說張愛玲的祖父張佩綸,是李鴻章的女婿,打了敗仗回來,李鴻章的女兒寫了兩首詩:「基隆南望淚潸潸,聞道元戎匹馬還……」錢一邊唸一邊還用雙手做着眼淚汪汪的樣子。

臨別時,楊絳說,天氣陰暗,但願不要下雪。陸灝卻說,我正盼着下雪呢。楊說,現在北京已沒有甚麼雪景好看了。陸說以前曾用雪水泡過茶,但水很髒。錢便說,那是詩裏寫的東西,還是讓張愛玲去抒寫詩意吧。

上文摘自陸灝最近出版的《看圖識字》頁17-19。我覺得錢鍾書固是一代大師,學問好,文章也寫得漂亮,有「才子氣」。他的《談藝錄》與《管錐編》我珍藏多年,還不敢亂翻,對其學問,我遠未能窺得堂奧。但我讀過他的《圍城》和好些散文,皆為上乘之作。即使撇開其學術著作,單就文藝創作而言,他也無愧於大師之名。他絕對有資格臧否人物,可惜不是以事論事,卻是人身攻擊的多。像說張愛玲近視不戴眼鏡、奇裝異服,這純為個人喜好,跟作品的好壞何干。錢大師以此來嘲笑人家,未免有欠忠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錢鍾書臧否人物

  1. 曉莊 說:

    我正好也讀到這一段。錢鍾書私底下其實挺愛講話,他說的這些只是個人的好惡,閒話而已,應該沒準備傳出去的。只是聽了的人不舍得不傳,比如他在美國講到馮友蘭,輾轉傳回大陸,馮家人便不高興。

    我是八卦心理,看到太監的比喻就樂了。只能說每個人的興趣愛好點不同,陳寅恪不是文學的知音。

    • 馬吉 說:

      我也是喜歡讀這類「名人軼事」,十分過癮。錢鍾書跟陸灝愈談愈興奮,楊絳就提醒他:「別亂說話,免得被別人作為引證。」陸灝後來也有文章提到陳寅恪的《柳如是別傳》,點出陳著主旨是「以表彰我民族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對陳著還是十分肯定,看來他也未必同意錢對《柳》書的看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