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秧歌》的疑問

據陳子善說,《秧歌》最初連載於香港今日世界雜誌,由第44期至第56期。第44期出版於一九五四年一月,第56期則出版於一九五四年七月。有位張迷肥比思,曾到圖書館翻查今日世界合訂本,確認《秧歌》連載的期數。可惜每本雜誌只有期號,沒有出版日期。他依據第46期「編輯室報告」,說該期出刊時,恰遇「農民節」(二月四日或五日),估計它出版於二月上旬。今日世界是半月刊,依此推算,第56期該出版於七月上旬或下旬。可是第44期他就不能確定出版於一九五三年十二月,還是一九五四年一月。

我卻覺得,既然憑第46期,可以向後推算十期,判斷第56期的出版時日,為何不也向前推算?順理成章,第44期正該出版於一九五四年一月上旬。

我也查到香港中文大學網上的「香港文學特藏」,有那第44期的資料,說是出版於一九五四年一月一日。說得如此明確,想必有據。這個日子也跟我上面的推算脗合。

《秧歌》中文版,第一版由香港今日世界社一九五四年七月出版,第二版就由台灣皇冠出版社印行。按一般說法,皇冠《秧歌》初版於一九六八年七月,後期皇冠《秧歌》的版權頁都這樣說的。但我最近找到初版本,勒口上寫着出版日期為民國五十七年六月。是六月,不是七月。究竟哪個才對?是當初印錯後來改正了,還是以後將錯就錯,則無從稽考。

《秧歌》早期的皇冠版,封面都是一片澄黃,天空浮着橘黃的大太陽,底下搖曳著稻穗,但初版書名和作者姓名的字體是白色的,後期的則是黑色的。初版書脊為黃底白字,後期有的黃底黑字,有的黑底黃字。初版售價NT$10和HK$2。黃底黑字的售NT$30和HK$5。黑底黃字的售NT$35和HK$6,已是一九七六年版了。八年來書價的漲幅也很可觀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張愛玲書話,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則回應給 關於《秧歌》的疑問

  1. 曉莊 說:

    皇冠那個版的封面還不錯。

    大陸版不可能出,我下了文字電子版,在电脑上看不满足,又打印了一本,便于随手翻。这边的学者都不太《秧歌》,还是政治在作怪。此书当之无愧是杰作。

    • 馬吉 說:

      張愛玲的作品我幾乎讀遍(除了《半生緣》,但讀了《十八春》),最喜歡的就是《秧歌》。余斌說《秧歌》是張愛玲最成熟的作品,我覺得他的確懂得張愛玲。大陸研究張愛玲的,除了他,好像沒有誰提過《秧歌》,稱賞的更不用說了。我記得你說過,余斌是研究張愛玲學者中最好的,非常有見地。台灣的水晶卻說《秧歌》不懂得農民,但余斌反而說它真實反映了農民生活,我當然是信余斌。水晶此人,行文輕佻浮躁,又亂套用理論,說甚麼張愛玲模仿Henry James,但張愛玲從來就沒有看過Henry James,真真不知所謂。我反而覺得唐文標的研究頗到題,他說張愛玲的小說,中心無非就是「到底是上海人」,都是以上海人的眼光看世道,就一語中的。

      我手頭有好幾本《秧歌》皇冠版,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寄一本給你,但不知會不會被海關扣查吧。

  2. 曉莊 說:

    謝謝馬吉。我當然求之不得。但近來好像風聲有些緊,有個大學老師正因這種事和海關大佬打官司呢,估計是不可能打贏的,纯为出口心中闷气。書你留著吧,若是意外落在那些不學無術的人民公仆手中,就如同珍珠掉進污泥裡,我會懊悔兼发疯。
    好在我已經看過了,越是不讓看的書,我們就越好奇,越想看,更別說是張愛玲的作品。我的一個朋友打印了本《肉蒲團》,我都撿到寶似地拿來看,總算欣賞了這本所謂奇書。
    前幾年有朋友去香港,托他帶來著,不過沒找到《秧歌》,買了本《赤地之戀》,就是非常普通的平裝版本,我已經很知足了。
    余斌評論《小團圓》了,不知你看到沒有?在這裡:

    http://gcontent.nddaily.com/f/08/f08bc848e028e7f9/Blog/9a6/87581e.html

    • 馬吉 說:

      余斌以「秋後算帳」論《小團圓》,確是非常深刻。我覺得《小團圓》是當代最殘酷的小說,其殘酷在於揭露,不僅在揭露別人,更在揭露自己,當真嚇了讀者一大跳,祖師奶奶便躲在一旁偷笑。可惜此書無賴人看不到,否則祖師奶奶可更樂了。

      下回你朋友來港,不妨叫他找我,我將《秧歌》給他帶回給你(我在Blogspot的地盤有我的電郵)。或者你還想要甚麼書,通知一聲,看看我找不找到。

  3. 曉莊 說:

    謝謝馬吉。就這樣吧,會有機會的,否則我也不放心。

    《小團圓》我只看過一遍,而且那會特別熱鬧,大家都出來說三道四,反而影響我的閱讀。等以後找個時間,細細地重看(書出版前我心情複雜,但出版後我還是不舍得不看的)。余斌這篇文章,看來還是肯定《小團圓》的,希望他以後再多說點。

    • 馬吉 說:

      我其實很喜歡《小團圓》,以為是一部傑作,當中許多細節仍很回味。可惜沒有多少人同意我這看法,都覺得張愛玲寫壞了,尤其是拾宋淇牙慧,說甚麼前半部很亂,直至無賴人出場頭緒才清楚些。如果說亂,根本全部都亂,無分前後半部,但亂中是有其思維脈絡,有其秩序的。另外,這本書的坦白,或稱揭露,令人吃驚。那坦白程度我認為它比得上盧騷的《懺悔錄》。盧騷是為了懺悔,為了懷緬,而張愛玲則為了報復,但殊途而同歸。當然,寫到後來張愛玲已超越了報復,不經意在反映她身處的那個大時代了。這是本複雜的書,卻肯定不是本寫壞了的書。

  4. philbius2 說:

    馬吉兄,46 期於 1954 年 2 月上半出版,顯屬無疑,但對於 44 期是否 1 月上半出版,我仍持保留。主要原因在於:倘若當年香港的年終假期也是從耶誕前放到元旦後,則 1 月上半那期很可能暫停出刊。台北國家圖書館將第 44 期歸於「民國 42 年」合訂本,中文大學網頁說第 44 期於 1954 年 1 月 1 日出版,必然各有依據,只可惜不知是否可能深究。

  5. philbius2 說:

    又,關於皇冠版《秧歌》的初版本,我想到一個判斷方法:到國家圖書館調閱 1968 年上半年的《皇冠》,裡頭想必有「本社新書」廣告,包括定價與出版日期。出版日期當不得準,但廣告上的定價應該與上市時的定價相同。

  6. 馬吉 說:

    游兄讀書細心,佩服佩服。

  7. 通告: 皇冠版張著的出版日期 | 書之驛站

  8. peter 說:

    我喜歡<秧歌>,看了多次,和早期作品比較,味是淡了,但成熟,到了另一個境界。開首那百多字寫公厠,書講飢餓,厠所午後沒人,只有微微的臭味,真絕。由於是美國新聞處資助,要反共,故事中的兩個幹部,似乎寫得扁了一些,沒有前作那樣參差對照。她先寫英文,後自譯中文,我記得高全之考證過兩種版本,還指出張前後思路的轉變。余斌的評論很棒,他深入張的文字世界,從故紙堆中發現張愛玲,好像他弄錯了張的出生,寫1921,那應該是張弟的出生年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