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正:這個黨怕這怕那,就不怕對不起人民

謹以此文紀念中國當代偉大政治家趙紫陽逝世五周年

一九九二年,趙紫陽被軟禁三年後,他的老下屬杜導正去探望他,只見他瘦了一圈,往日的魁梧不見了。以前他手掌白白的、紅紅的、厚厚的、大大的,現在也變得小了。趙對杜說:「陳立夫學易,能長壽,活到九十三歲,耳聰目明。搞政治則或喜或悲,不易長壽。」又說:「我心境坦然!」他曾經是中國當代第二號人物,又是轟轟烈烈改革開放的第二號人物。杜想起一九八七年十三大閉幕時,他當選為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中外記者,談笑風生,瀟灑自如,何等風采奪人。如今遭逢橫逆,失去人身自由,過着孤苦伶仃的生活,杜在心裏暗問,他真的能坦然嗎?

有一回,杜到趙家,跟趙談得晚了,要回去,說司機在門口等他。趙着他叫司機先離去,留下他吃飯,說稍後派車送他。趙讓太太梁伯琪要車。梁說,司機感冒,不能出車,我叫車隊派車吧。車隊是指中南海中央車隊。誰知車隊說天太晚,派不出車來。想當年,莫說梁夫人要車,即使是趙親戚用車,一句話,車隊也是屁滾尿流派車來了。杜見趙鎮靜自若,但知道絕頂聰明的他,不會沒有感慨。最後,他只能叫妞妞到街上要來出租車,將杜送回家。

有一陣子,趙以為當局對他放鬆了監管。他對杜導正說:「我的願望就是讓我打高爾夫。昨天下午打了一次,在通縣,能打九個洞,有一千多公尺。『十四大』以來,我打了三次了。他們給我談話,老說考慮到穩定。我答應他們不到街上亂說話,叫他們放心。我現在自由些了。」

後來發覺他們對他還是很警惕。他到廣西旅遊,他們事先給他安排,生活上待遇優厚,住的、吃的、行的都很好,就是不讓他接觸人民。他到北海去也不行。回到北京後,只許他到一個高爾夫球場去。他去養蜂夾道俱樂部打彈子,也說不行。他火了,說我步行去。以後,派輛車來去了,並解釋說不是要讓你去,而是警衛有困難。去到時,竟然已清場了,甚麼人都見不到。

他說,他們一直把我的存在看作是對他們統治的威脅。杜導正便說,別看這個黨,貌似強大,實則虛弱,怕趙紫陽,怕這怕那,就不怕對不起人民。

趙的院子有一棵石榴樹,樹梢長到牆頭,橘紅色的小花,紅彤彤的,開滿一樹。杜看見了,讚嘆說,這樹今年花開得好熱鬧啊。趙在一旁說,這棵樹長在太陽光下,開得便好。裏院那棵被高牆擋住見不到陽光,開得便差。杜聽罷,只覺心裏特別淒涼。

(摘自杜導正《趙紫陽還說過甚麼?》頁30-51,香港天地圖書二0一0年一月)

相關文章:生命苦短,改革之路太長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