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天笑的《釧影樓回憶錄》

包天笑是民初通俗小說大家。他一九四六年到了台灣,一九四九年五月開始寫《釧影樓回憶錄》,陸續在香港的大華半月刊、晶報刊載,寫了三十多萬字,由晚清寫到辛亥革命以前。未幾中共一統江湖,台灣局勢混亂,他乘時移居香港。回憶錄因「經流離轉徙,意興闌珊」,也就終止了。他本不打算將它出版的,後屢經朋友勸說,才於一九七一年由香港大華出版社印行。那時他已九十六歲。出版後頗獲好評,大家都意猶未盡,覺得他該續寫下去。他於是鼓其餘勇,又寫了十多萬字,一九七三年仍由大華出版社結集成《釧影樓回憶錄續篇》出版。而他也於同年逝世。他寫這部回憶錄,可謂至死方休。關於他的名號與齋名,他老友鄭逸梅如是說:

「天笑的名號很多,除公毅外,又字朗孫,他的祖父字朗甫,朗孫就取孫繼祖業的意思。他是蘇州人,所以又署吳門天笑生。天笑也是有典故的,根據《神異經》:『東王公與玉女投壺,每投千二百矯,矯出而脫誤不接者,天為之笑。』又署拈花,根據《傳燈錄》:『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惟迦葉尊者破顏微笑。』所以有時也署迦葉,三者都有連帶關係的。他為晶報寫稿,經常用愛嬌、曼妙、微妙等筆名。其他還有清柱、德寶、包山等。晚年則署余翁,認為剩餘歲月,應當珍惜。又有人說,他風度翩翩,吐語清婉,素有『包小姐』之稱,今則容衰體頹,一變而醜老隨之,他例別署老醜。又有一般漫肆譏評,說他於『鴛鴦蝴蝶派』諸刊物,無不染指,他又自署染指翁。某歲,他在港報上為了畢倚虹某事的考證,與高伯雨(林熙)爭執,化名春雲。他又喜歡在小說中作夫子自道,如《海上蜃樓》有祖書城其人,又《拈花記》書中有左詩晨其人,祖書城與左詩晨,都是他老人家,諧聲『做書人』而已。

至於他的齋名『釧影樓』,似乎寓著一段綺香羅豔的故事,實則不然。其時他的父親韻竹,有個稔友孫寶楚,做投機生意,大折其本。除夕,債戶臨門,難於應付,想尋短見自戕,姑赴包家試作商量,奈韻竹沒有現款,無以應急;而天笑母親吳氏,憐憫之餘,脫下手腕上一對絞絲金釧給了寶楚,才救了他一命。天笑認為母範足式,寄其孝思,即以『釧影樓』三字作為齋名。厥後又撰了《釧影樓回憶錄》、《釧影樓回憶錄續編》兩厚冊,由香港大華出版社出版,上海也有印本,銷行是很廣泛的。」

包天笑在《釧影樓回憶錄》的〈緣起〉中也提及,有一回夢見自己回返孩童,依偎在母親身旁,醒來後便對母親懷念不已,想起種種往事,才觸發他寫這回憶錄。回憶錄的開篇,就是〈我的母親〉,可見其情。他是小說大家,經歷又多,這回憶錄寫來資料豐富,可當近代史讀;又寫得活靈活現,可當小說讀。不過,他下筆絕無小說般浮誇,樸實而感人,是此書最大的優點。

鄭逸梅說兩本《釧影樓》還有上海印本,我倒未見過,可能資料有誤。它該是到二00九年,始在大陸正式出版,正續篇合併為一冊,但不知有無刪節矣。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作家中國1900-1949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則回應給 包天笑的《釧影樓回憶錄》

  1. 通告: 讀包天笑 » 牢騷總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