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死隔籬齋

最近向書友報告我那本《棔柿樓讀書記》的得書經過,頗引起些回響。

首先是讀食發難:「嘩嘩嘩,你竟然買到揚之水的絕版書。我當年買了她的書,也覺得她學問非凡,豈是脂麻。」讀食果然識貨,連揚之水的《脂麻通鑒》都知道。

接着是魚頭老大:「恭喜馬吉,這書大好!我曾念想了許多年,後來因為實在難得,且跟揚之水碰過幾次面,聊了聊,知道她對『少作』的看法,乃以『精神勝利法』(「其實沒那麼好啦!」)克住了魔想。不意今天竟在此得見書影蹤跡,佳人難得已別嫁,心緒大動魔復起,馬吉真是害人哪。呵呵~」

老大魔心大動,呢層我都幫佢唔到,因為我亦受此魔糾纏。吉嫂見勢色不對,已開始伏魔:「喂,間屋唔係得你住晒架!」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的魔心被吉嫂一嚇,頓時收歛了,但風聲過後,又再復熾,真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老大的魔心既因我而起,其情可憫,我唯有安慰他:「咁你就唔恨得咁多囉。」叫佢死咗條心。

誰知讀食又插嘴:「恨死隔籬就真。」

而老大痛定思痛,竟想出妙計:「這書,陸灝肯定有。下次到上海,逼他拿出來給我摩挲一番,略消魔渴。另者,下次赴港,若有緣,一定要一探馬吉魔窟。曾經我眼,抵魔三年。呵呵~」居然想到逼供與踩場這等招數,他都可謂夠絕矣。

我只好回他:「老大若然大駕光臨,請預早通知,待我叫吉嫂弄幾味拿手小菜,好好款待。」

我這樣說,是擔心我那幾本破書,難入老大法眼,吉嫂的廚藝還可以,便打算用美食塞住佢把口。當然,紅燒或清蒸魚頭是不可少的,以形補形也。至於蠹魚頭嘛,寒齋不時見牠們出沒,到時不妨捉幾尾下酒。

說起寒齋,老大說是魔窟,它原號「驛居室」,取其「人生如寄,驛居無定」之意。今經讀食品題,便堂而皇之,升格,或稱升呢(升Level)為「恨死隔籬齋」。我也由馬吉,又稱「麻吉」(不是麻甩),搖身一變,而成「恨死隔籬齋齋主」,好不威風。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恨死隔籬齋

  1. Aries 說道:

    最驚到時書與美食都要。⋯^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