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絕對

N年前寫過篇〈煙鎖池塘柳〉,略談這絕對,本來留意的人不多,誰知它近日人氣急升,原來有個甚麼網站將拙文連結了。那網站的成員估計都是後生哥,估不到今日年輕人對古老的東西這麼有興趣。

我不妨再提供些絕對,讓大家玩玩。

香港有個專欄作家王亭之,原名談錫永。他這筆名是取其諧音「妄聽之」之意。那時候徐東濱在星島日報寫些嬉笑怒罵的時評,則用筆名王延芝,也就是「妄言之」。王亭之在其專欄天南地北,甚麼都涉及,既談時事,也談術數,有時也說說炒股炒金。許多大學生就很不喜歡他,說他大言不慚,自以為甚麼都懂。他便以自己姓名出了一聯:

「談錫永,大言炎炎,談金談易」(談易,即談易經)

此是拆字聯,第二句將第一句的「談」字拆開;第三句又將第一句的「錫」字拆開,且將第一句第一個字重複兩次。第一句又是一個人的姓名,必須找另一個人的姓名來對。

順帶一提,以姓名出聯的,我就記得陳寅恪出過「孫行者」,答案是「胡適之」,也有人對以「祖沖之」,亦甚工整。

回說談錫永。他出過另一聯:

「談何容易」

這聯四個字合起來是一句成語,拆開來又是四個姓氏,也令人搔破頭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趣味語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