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訪英培安先生

英培安原是新加坡人,對香港卻情有獨鍾。許多人都謂香港是文化沙漠,他偏覺得香港的文化活潑多姿。他還說,在香港搞文化,比在新加坡有更多機會,如果肯落水寫些通俗的東西,要發達不難,但仍有不少作家不作此圖,堅持高雅的創作,那定力便非常了不起。當中佼佼者,他最佩服西西。西西有本書《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他出了本書,也就叫《一個像我這樣的男人》。

他一九七八年在新加坡開了間草根書室,因為名字太無產階級,加上他不時撰文批評時政,竟被政府秘密拘禁了一個月。出來後,他書店辦不下去,只能化名販文維生。八十年代,政府出國禁令取消,他乘機來了香港,仍然販文度日。我就是那個時候讀了些他的大作,大為嘆服,尤其是在《素葉文學》發表的小說、讀書筆記等。關麗珊其後替他編了本書話《閱讀旅程》,我也連忙買了回來。

他在香港待了大概十年吧,後來他讀了也斯的《記憶的城市.虛構的城市》,忽地懷念起自己的城市來,便又回去了。回去仍然搞草根書室,直至今天。上回聖誕節到新加坡旅遊,我就抽空到草根走了一趟。台灣茉莉書店的網站曾介紹過草根,頗為詳細,有電話有地址,還教大家怎樣去。我按圖索驥,輕易便找到了。

英先生見到我也很奇怪,我遠在香港,何以知道他,又摸得到他的地方。我將情況約略說了,就隨他四處看看。老實說,我想要的書不多,最後只買了些英先生的書。匆匆離去,赫地記起我帶了本《閱讀旅程》來的,剛才竟沒來得及拿給英先生簽名。嘩,不得了,連隨折回去,只見他跟那北京來的助手已準備拉上門。

我請英先生在書上簽了個大名。他一邊簽一邊說,他不久前病了一場,現在仍要按時吃藥,已不大替人家簽名了,既然我不遠千里而來,才破例一次。我只好連聲道謝,祈願先生早日康服。英先生說,我這本書連草根書室都沒有,他家裏也只藏得一本。助手聞言拿過來翻了又翻,不斷說,好書,好書。

英先生還透露,他在香港時,何紫主持的山邊社替他出版過一本《園丁集》。這本我倒沒有,以後要多留意一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