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葉兆言

以下留言錄自〈讀《搜書後記》雜感〉

馬吉:謝其章提到葉兆言的《陳舊人物》,倒深得我心:「昨天給陳老伯打電話。又講舊刊往事,並稱葉兆言《陳舊人物》中張愛玲一章令人反感。我馬上找出讀,確實寫得太差太作態太不講情理,又一個作家在我心中倒下了,盡管原來就只知道這麼個名字,本無所謂倒不倒,於此可知現在作家的中文水平都很可疑。」《陳舊人物》的風評不錯,但我當初第一篇讀張愛玲那一章時,就是讀不下去。葉兆言主要是寫小說的,父親葉至誠,祖父葉聖陶,都是作家,葉聖陶尤其是新文學的開山人物,不過似乎一代不如一代。

曉莊:我對這本書印象還好,看到你這篇,又翻箱倒櫃找了出來,單看張愛玲這一章。他的一些議論,比如對張後期作品的看法,我不能茍同。至於他平時的文章,我覺得還好了,近年的小說我就不太喜歡。聽說他當所在市的作協主席了,對此我要嘆息一聲,這種閒官莫若不作,可在現實中誰都顧不得清高了。

馬吉:我N年前讀過葉兆言一本寫南京的書,印象還不錯。看見你這麼說,我又將那《陳舊人物》翻出來,讀了朱自清一篇,尚可。再讀張愛玲,仍讀得十分艱難,別說他妄自批評張後期的作品,瞧他的語氣,他根本未讀過(他只說,「我幾乎見到過以後的所有作品」),卻憑道聽塗說而信口雌黃;只看他一句「偉大的托馬斯.曼」,我就想吐。而且通篇寫得輕佻浮躁,而且這篇的原意還是悼念,用此腔調去悼念前輩,實在太不像話了。

曉莊:他寫康有爲的那篇,很多人更看不下去,但我對康聖人印象差,就不覺得過分。這樣直白地議論過往人物,下筆似乎應謹慎些,但太謹慎可能又不好看,這是個問題。

葉應該看過《赤地之戀》,對此評價不高。他欣賞的是《傳奇》和《十八春》。南京作家都或多或少有民國情結,喜歡那些金粉浮華、亂世悲歡的故事,所以張早期的作品比較對胃口。

馬吉:我覺得由於張愛玲寫了《秧歌》、《赤地之戀》那樣的反共小說,大陸作家談起她時,為了劃清界線,都只捧她前期的作品,而否定後期的。台灣方面,則因張愛玲這些作品是「遵命之作」,也不大瞧得起。這都是要不得的。其實若論藝術性,《秧歌》絕不比《金鎖記》差。

曉莊:你說得對,我完全贊同。

馬吉:謝謝。我覺得許多人評論張愛玲都人云亦云,但姿態卻出奇地高,令人討厭。像評論《秧歌》、《赤地之戀》是一例,評論《小團圓》又是一例,總是拾宋淇牙慧,說甚麼前半部為了交代出場人物,寫得很亂,邵之雍出場後脈絡才清楚起來等等。其實要說亂,整部書都雜亂無章;但如果捉得住作者跳躍流動的思緒,又何亂之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留言精選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