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的義氣

楊小洲讀了陳學昭的《聽楊絳談往事》,覺得書中有些描述似乎與現實不甚符合。例如:「楊絳是1966年8月7日被『揪出來』的,對她的勞動懲罰是收拾辦公樓的兩間廁所。楊絳不以為忤,自己置了小刀、小鏟子等工具,還用毛竹筷和布條紥了個小拖把,帶上肥皂、去污粉、毛巾和大小臉盆放到廁所,就埋頭認真打掃、細細擦洗。不出十天,原先污穢不堪的廁所就被她收拾得煥然一新。斑駁陸離的瓷坑及垢污重重的洗手盆,鏟刮掉多年積垢,擦洗得雪白鋥亮。門窗板壁擦得乾乾淨淨,連水箱的拉鏈都沒有一點灰塵。定期開窗,流通空氣,沒有一點異味兒。進來如廁的女同志見了都不免大吃一驚,對楊絳頓生敬重之心。」楊小洲說,若楊絳並不曾這般誇耀讚美自己,那麼,書中的真實言辭便大可懷疑。

又如坊間所傳費孝通與楊絳的情人故事,在書中借作者之筆來申明:「楊先生說:『費的初戀不是我的初戀』。」話說得含糊,亦易生歧異。楊小洲以為,傳記最妙處,當在真實記錄傳主生平,避免抒情、謳歌、讚美和維護。

楊小洲提起一件事:鍾叔河跟他談到,鍾的老伴朱純病重時,為楊絳得知,寫信給鍾,說自己新近得到一筆稿費約為二十四萬,欲匯寄給鍾作其太太治病所需。楊小洲說,此事雖經鍾婉謝辭卻,仍可見出楊絳之俠義品行,不須大發議論,亦足使人感佩。

(摘自楊小洲《夜雨書窗》,頁209-210,嶽麓書社二00九年十一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