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音


今在濟州庵的林海音文物展開幕現場,見到了多年不見的夏烈。第一次見林海音先生是夏烈領我到逸仙路何凡、林海音先生的家,他們兩位先生當天都在家。夏烈向母親介紹我的姓名:「媽他叫作陳小春」。林先生用台語說:「怎會取個那麼女性化的名字?」她的直言還讓我有些無法招架。我已忘了那天跟她說了哪些話,那時她的身體已經相當不好,記憶力也退化了;但母語還講的鏗鏘有力,再次見到林先生是在『林海音全集』的發表會上,隔年林先生病逝。夏烈回台定居後在世新大學及台北醫學院任教台灣文學課程,他不時會打電話來說:「小春下學年的課表排出來了,你有空就來學校旁聽台灣文學課程吧!」當年我還真利用空閑時間去旁聽他講授台灣文學及他邀請名作家來校演講的活動。今他在開幕儀式的致詞中說:「我母親辭世也八年半了……」,讓我想起他在林先生辭世的時刻,抱著母親的軀體走向太平間的畫面……。拿著隱地先生送我的夏烈2008年出版的《流光逝川》請他簽名,他說:「你要簽哪個名字呢?」。他還記得我當年使用的筆名;這麼多年來他還一直是叫著我當年的名字。

文與圖:陳文發
圖說:站立者夏烈(夏祖焯);坐者林海音

(來源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pid=132908&id=100000736337814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台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