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事

讀適然博文,轉貼小思五月一日在明報的專欄,有這麼一段:「今年四月,4 號文友柴娃娃逝世,20 號文友黃奇智逝世,26 號前輩劉殿爵老師逝世,在此我深深哀悼,安息就好。」文中的幾位,除了劉殿爵教授,年紀都不很大,遽然而逝,實在令人惋惜。

另外,讀董橋今天在蘋果的專欄,說到韓秀回憶老舍和趙清閣:「老舍原名舒慶春,韓秀從小叫他舒公公。一九五九年,韓秀跟外婆住北京,上海來的快信說上影逼趙清閣寫一部劇本歌頌三面紅旗,不寫要停發工資。韓秀帶着那封信到舒家,侍機等到跟老舍一起澆花的時候悄悄把信遞給他。老舍告訴太太胡絜青說韓秀外婆病了,他去看看,轉身進屋加了一件外衣拉着韓秀出門了。老舍先到儲蓄所關掉一個活期存款賬號取出八百元人民幣,見了外婆馬上掏出那筆錢請外婆寄到上海給趙清閣。外婆那天直呼老舍的名字舒慶春駡了他一頓:『你騙了清閣,讓她以為能夠有一個歸宿,要不然她早就走了,也不會吃這些苦頭!』老舍無語,一臉悲戚。韓秀說一九六四年夏天她到山西插隊前最後一次見到老舍。老舍很難過,要她再唸普希金的詩給他聽,他不懂俄文卻喜歡聽俄語。韓秀那天唸的是普希金的〈歡樂〉:『舒先生老淚縱橫。「吃飽穿暖」是他最後送給我的四個字』。」

董橋說,傳光明已將他與韓秀關於老舍的通信整理成書,書名《書信世界裏的趙清閣與老舍》,快將出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