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沙漠?

在facebook看見有位香港作家說香港是甚麼「文化沙漠」。我很奇怪今時今日還有人會有這種想法。那位作家既在香港寫作,也算是文化界的一員,如果香港是「文化沙漠」,他也責無旁貸。

最近我在facebook陸續上些七八十年代文藝刊物、選集的書影,給我翻到一本《詩風》終刊號。這詩刊創刊於一九七二年,至八四年停辦,堅持了十二年,期間也出版過好些詩集、文集。《詩風》同人許多今天仍在不同的文化領域努力着。《詩風》之後,又有《詩潮》及其他文藝刊物承傳着薪火。若問他們,香港是否文化沙漠,相信他們必定不同意。

小思就說:「香港,在殖民地時代,管治者對文化發展,是採取半明半暗、自生自滅的『放任』政策,沒有強硬制約的外在規範,逼得非人人遵從不可。正因如此,只要有個人理想、有文化發展理念的人,總可以『自由』接受不同思想,向不同道路走去……幾乎人人有幅自己的路線圖,有的從一而終,有的變化多端,拼圖識世界,十分可觀。」(見《雙程路》序言,牛津大學二0一0年五月)說得真好。

香港當然不是沒有文化,只是「拼圖式」的,看似散亂無章,其實多元多采,「十分可觀」。今天仍抱着香港是「文化沙漠」思想的人,不懂得放開胸懷,去欣賞香港的種種「文化」,想要寫得出好東西,難乎哉。也許,正由於他的東西銷路不好,才有此怨言?老實說,為了支持,那位「文化沙漠」作家出過的書我一本不缺,就是讀不下去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文化沙漠?

  1. NIGEL 說道:

    不少「作家」寫了東西沒人看,就痛罵全世界水平低。反正全世界人都水平低,只有他水平最高,整個城市都是文化沙漠,就他一個人是沙漠裡的綠蔭,獨木成林,獨挑文化承傳的大樑,任重道遠。這些人也許要反省,有時候問題會不會出在自己身上?

  2. 馬吉 說道:

    還有些作家不斷要求政府甚或社會要回饋他們甚麼,說是我們貢獻了社會,社會卻對我們冷漠。我倒奇怪,為甚麼他們會以為高人一等。作家跟銀行家或清道夫都是社會一員而已,何以社會要對他們特別關注、特別優待?

    一個上乘的作家,對社會,無論它是多骯髒、墮落,只會包容、體諒、憐憫,須有這樣的胸襟,才寫得出好文章。像阿城,寫文革寫得輕描淡寫,沒有控訴,但他的小說讀來更觸目驚心。又如楊絳,回憶幹校,都像是寫平常的日子,但那張力反而巨大。正如張愛玲所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何嘗抱怨。

  3. 引用通告: 畧談創刊號(之二)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