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堂回想錄》

《知堂回想錄》能夠面世,實得力於曹聚仁。起先就是他約的稿,周作人花了兩年時間才寫完,全稿也交到羅孚處,準備在《新晚報》連載。但周作人是敏感人物,羅孚不無顧慮,連載了一個月,就不得不腰斬。曹聚仁將它移到《海光文藝》連載,可是《海光文藝》不久因文革爆發而停辦,連載又被中止。那時曹聚仁身體已不大好,須入院動手術,手術後他復多方奔走,終於將全文在新加坡的《南洋商報》刊載完畢,其時周作人去世已三年了。

他同時着手出版單行本,亦是一波三折。初版本一九七0年五月由三育圖書印行,分精裝平裝,上下兩冊。話說周作人去世的時候,許廣平對他罵得厲害。曹聚人仁覺得她有失恕道,便趁《回想錄》出版,在書前附了周作人的兩封信,以作還擊。這兩封信中對魯迅、許廣平頗多微詞。誰知書出版後,惹起軒然大波,曹聚仁回憶說:「層峰追究勒令將該書停止發行,已發者亦高價收回。」

曹聚仁不甘心,同年七月,又用聽濤出版社名義重印該書,仍分精裝平裝,精裝全一冊,平裝上下兩冊,不過他聽從羅孚的建議,將原來的兩封信抽掉。

一九七一年一月,三育再版《回想錄》,原來的兩封信依然失踪,改用了周作人另外四封信。現在較易找到的版本,多為一九八0年十一月的三育版,平裝一冊。

三育初版如今已很難找了,除了大學圖書館,如香港中文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等有入藏外,私人收藏的少之又之。新文學研究專家朱金順就稱之為「新善本」。據知,上海陳子善、香港羅隼是有的,還有馬吉,咳,也是有的,呵呵。至於《回想錄》原稿,羅孚一直留着,文革後捐贈給了中國現代文學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一級收藏,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知堂回想錄》

  1. 遠堂 說:

    回憶當年聽聞《知堂回想錄》將出版,遲了一步,與初版無緣;其後購得71年1月再版。《乙酉文編》於73年1月問世,隨即以2圓5角買下。
    現時知堂老人的著作大量重刊,書店架上琳琅滿目,轉眼已是40年了。

  2. 馬吉 說:

    《回想錄》初版除了平裝上下冊,也出過精裝一巨冊,就像聽濤版那樣的版式,今天恐怕更難得見。至於《乙酉文編》,初版日期該是一九六一年二月。三育的書只有初版才注明版次,新版都只有日期,沒有版次,容易令人誤會。初版書影可參考這裏:

    http://book.kongfz.com.cn/item_pic_1947_102532217/

  3. 遠堂 說:

    承賜示三育《知堂乙酉文編》的初版日期,及孔網書影連結,十分感謝。
    從該書的題記末句:「1960年2月26日,知堂記於北京。」,還以為這結集十多年後才在香港刊行!原來三育的初版是1961年,當年在下尚未知道「周二老」的大名也。

  4. 通告: 談談馬華文學著作的留存危機 – 潛淵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